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绝色兄弟一起被轮奸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1-08分类: 強暴虐待

我今年二十岁,因为篮球的关系,认识了一个小我五岁的好友司平。司平虽然是高中生,但由于生来一副娃娃脸,再加上只有16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国中生。

我和司平认识两年多了,虽然我们感情很好,但总是无法进展到情侣的阶段,毕竟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男啊!

放暑假的前两天,我正在计画这次要带司平去哪里玩,没想到他竟然打电话来对我说:「对不起喔~暑假前几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哥哥找我去台中玩…」

他哥哥司青我见过几次。他和我同年,是我高中隔壁班同学,目前正在台中唸书,虽然长的也蛮可爱的,不过不像弟弟顶多是纯异男,他还是有名的恐同,自然对他没兴趣。

不过我也没有理由向司平抱怨,毕竟他和他哥哥不能常常见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会待在那一个礼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他从台中回来。

司平不在台北的这几天实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尔找其他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时间就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网路上的色情图片打手枪。

司平到台中之后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网路上发现一段影片,片名叫『轮奸男高中生』,虽然知道这种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骗人的,但是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把它抓了下来。

档案开启之后,画面中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房间里有五个男人和一个身材娇小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双手被反绑,被其中一个男人抓住腰部从后面干着,而嘴巴则塞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肉棒,使的那个男孩只能「唔…唔…」地呻吟。

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干了大概两分钟,前面的那个男人突然颤抖了一下,说:「我射了!」然后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离那男孩的嘴巴。

听到那个男人说了国语,让我确定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当我正为了下载到好东西而暗爽时,我看到了影片中那个男孩子的脸。

那是我的好友!!

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我那可爱的司平,竟然被轮奸了!?

那个连手都不肯让我牵的清纯小异男,在影片中竟然嘴里流着精液,被男人从后面插入!?

我赶紧拿起电话打给司平的手机,但另一边传来的却是「您所拨的电话目前没有回应……」

影片中正在从后面干司平的男人两手抓住他的胸部,把他上半身抬了起来。这让我更清楚的看到他的脸。那的确是司平没错!

只见司平两眼无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样子。

司平身后的男人边干他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司平…」司平在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小黑,你这药还真有用!」

他们竟然对司平用药。

「那当然!这药有自白剂的效果,打下去之后虽然会神智不清,但是你问什么他都会乖乖的回答。」

司平身后的男人继续问:「今年几岁?」

「十…六。」

「已经十六啦?长这么幼齿,害我以为他还是国中生。」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说道。

「有没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啊?」

「…都没有」

「那你到昨天为止前面后面都还是处男喽?」

「对…」

「干咧!阿宏你昨天把他开苞,真是让你赚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门口的一个健壮男子说着,那男子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那男子说「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肠道里!」

「不…行…精液会黏住…」精神恍惚的司平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了一些​​反应,但已经太迟了。

「那正好,我就要让你体内一直有我的种!」那男人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身僵硬,看来是射在司平的体内了。

「啊……啊…」司平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那男人将双手一放,让司平倒在地上。

影片就到这里结束了。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电脑前,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我心爱的司平竟然残遭如此蹂躏,而且到现在还不知去​​向。我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他的名誉不就…那打回他家里呢?不行,司平的父母还不知道儿子被强奸的事情…那司平的哥哥呢?我又没有他的电话……

我就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失眠了一整晚,这一整晚我整个脑子都被影片中的画面佔据。我不断的回想着司平被前后抽插,被用药导致神智不清的样子。

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我竟然边回想着司平被轮奸的样子边感到兴奋!?

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感到可耻,但是却无法阻止这念头在我心中不断地攻城掠地…我发现我渐渐地从「想要得知司平的下落」变成「想要得知后续发展」……

我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路上找寻任何蛛丝马迹。

在我不眠不休的奋斗了两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学生兄弟凌辱」的影片。

照片名看来,如果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的话,那么司青也已经惨遭毒手了。我抱着半分担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影片的场景是一个像废弃公寓的地方,司平躺在沙发上双手被反绑,之前让他口交的那个男人正抓着他的双腿用力的抽插着;司青则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满是男人的精液,下体还插着一只遥控型的按摩棒。看到这样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马上硬了起来。

阿宏对司青说:「来,对着镜头说出你的名字。」

司平有气无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我叫你说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将遥控器的开关打开,司青随即发出一声尖叫,下体不断的摇摆。

「我说!我说!我叫吴司青!」司青痛苦的回答。

「年龄呢?」

「20岁!」

「有没有男、女朋友?」

「没有!求求你,快点把它关掉─」看来司青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这么帅怎么会没有?」阿宏不理会司青的要求,反而将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司青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从大腿不断流下,看来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

「哈哈哈!大学生也会尿失禁啊!」周围的男人对着司青嘲笑着。

镜头转到司平那边,虽然他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他用药吧。

「你哥哥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他那样啊?」那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

「不…要…」痛苦的司平勉强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

「不要的话,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肠道里面吧!」

「求求你,别再…射在里面了!」司平摇头拒绝,却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司平痛得哭了出来。

「干!都已经被我们干了几十次了还怕什么?又不是女人会怀孕!还是你真的想像你哥那样尿一地?」那男人凶狠的恐吓着司平。

「呜…请把精液射在我的肠…肠道里…」司平不得已,只好哭着说了出来。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吧!」那男人说完又抽插了几下,然后就把精液全部灌进司平的肠道里。司平似乎已经绝望了,所以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躺在沙发上低声啜泣。

镜头又转回哥哥司青那里。只见司青像狗一样,双手双脚伸直趴在地上,那个健壮的男人正从后面抓着他的屁股大干特干。

「小公狗,你的弟弟被射在里面了耶!你也要我射在里面吗?」那男人故意问着。

「随便你…你们了,反正就算我说不…不要,你们也…不会听」司青绝望的说着,似乎之前已经被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好几遍了。

那男人听见司青的回答后似乎有点不高兴,说:「这样啊?那我等下就不客气喽!不过你好像不够爽的样子,我看我还是给你用点药好了。」

「小黑!帮我把药拿来!」那男人对刚干完司平的男人说。

司青听到用药,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药!」

「一点春药有什么好怕的?打完保证让你爽翻天。」小黑拿着针筒走过来,往司青手臂上注射下去。

「啊啊啊…」司青想要反抗,但又怕针头断在里面,只好乖乖的接受注射。

「好啦!我们继续爽吧!」注射完,阿宏又开始进行活塞运动。刚开始的两分钟司青还是低着头没什么反应,后来慢慢的发出了呻吟,而且愈来愈大声。

「怎么样?小公狗爽不爽啊?」

「爽…好爽…」司青受到药效的影响,嘴巴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

「想…想要!射在我的…肠道…里面…」这时司青已经完全神智不清了,竟然主动要求男人射在他体内。

「但是这样精液会留在体内耶?」

「没…关系…我愿意…让你精液在我里面!」这种淫荡的话竟然从那个恐同的司青的口中说出,让我大感兴奋,不知何时开始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阿宏说完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司青体内。

「啊啊啊啊啊~~~~~~」司青用力抬起了头高声尖叫,然后无力的趴在地上喘气。

「小公狗,还想不想要精液啊?」休息了大约半分钟,阿宏问着还趴在地上喘气的司青。

「要…我要精液…」司青听到精液两个字马上抬起头来,真的像只淫荡的狗。

「那你去找你弟要吧!」阿宏指了指司平那边,镜头跟着转了过去。只见一个男人干着司平的嘴巴,另一个男人则刚把老二从司平的肛门抽离,上面还带着一丝精液。

「你弟肛门里有小黑和阿炮刚刚射的精液,去把它吸干净。」什么!?竟然叫司青去吸司青的肛门?我兴奋得简直快要射出来。

司青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司平所躺的沙发爬过去。

就在司青爬到司平身旁时,让司平口交的那个男人射了精,从司平的身上里开。

司平这时才有办法张开眼睛。他抬起头来,发现哥哥正准备吸自己的肛门,司平慌张的摇头大喊:「哥哥!不要!」嘴里的精液和唾液被喷了出来,喷得自己脸上,脖子到处都是。

被药物控制的司青无视弟弟的呼唤,张嘴对着弟弟的下体吸了下去,发出「滋滋」的声音。

「呜呜呜…」司平被自己的哥哥吸吮着肛门,羞耻的辍泣起来。

司青将弟弟肛门里的精液全部吸进嘴巴,然后咕嘟咕嘟的吞进肚子里。这时,他发现司平脸上还有残馀的精液,于是爬到司平身上,开始舔食司平脸部的精液。

「哥,求求你不要这样…」被哥哥压在身上的司平哀求着,但是司青并不为所动。

「小公狗!那些精液不要喝掉!把它送到你弟嘴里,等下我们就会射给你喝不完的精液!」阿炮对司青喊着。

司青听到之后加紧把司平脸部附近的精液全部舔到嘴里,然后捏住司平的脸颊,开始把精液往司平的嘴里送。

「唔唔唔──!」司平的嘴被堵住,只能发出无助的闷叫,任由刚刚吐出的精液被哥哥送回自己的嘴巴。

「干!我受不了了!」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走过去将两哥弟拉开,抓着司青干了起来,其他五个男人也都跟着加入这场轮奸。

影片就到此为止。我右手握着硬得发痛的阴茎坐在电脑桌前,一方面担心司平的安危,一方面却又恨不得自己是那群男人中的其中一个,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两兄弟。我就在复杂的心情之下,再度按下了拨放键…

当天晚上,司平回来了。他装作没事一样,只告诉我他在台中手机被偷了,所以我才络不到他。虽然我可以问他:「那你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啊?」但是我并不想再为难他,而且司青能平安回来就已经很值得庆幸的了。

寒假的时候,司平又说要去台中找哥哥玩。我听了大惊失色,当然是极力劝阻,但是司平对我说:「哥哥找我,我不能不去。」我发现他眼中的悲伤才恍然大悟,他一定是被那些男人胁迫了!

如我所料,在他出发后的第三天,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男兄弟的调教-寒假版」的影片。

怀着不安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这次的场景似乎是在司青所住的公寓,一看就知道是男孩子的房间,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他们。

他们似乎都被打了药,一脸春情荡漾,淫水留了一地,脖子上还扣着项圈,而他们身上所有能称为洞的地方都被男人的肉棒塞的满满的。

「小骚货,感觉怎么样啊?」男人们淫笑着问着司平「很…很爽…」

「大声点!我们听不到啊!」男人说着便把肉棒抽离他的身体。

「不…不要拔出来啊!」司平痛苦的大叫。

「那你要我们怎么做?大声说清楚啊!」

「鸡巴…我要鸡巴…快给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会从清纯的司平口中吐出,而男人似乎并不满意这答案。

「说清楚点!要什么!」

「我要。我要哥哥的大鸡巴!插入司平的小穴穴里!然后…射。射精在里面!」

男人们闻言大笑,于是又把肉棒插入司平的肛门,只见他忘情的大叫,而旁边的男人也用他细嫩的身体打手枪,并且喷了他一身的精液。

下一个画面,镜头转到司青身上,也是被插的不断叫春,而其他男人正抓着他的胸部吸吮,其他人也津津有味的吸着。

「啊…啊…」司青几乎是被插到恍惚的状态了,男人们把司青抱起,让他坐在身上,从下面继续插他。

「好…好舒服。还要…还要…再用力点…」

后面的男人拨开他的屁眼,沾了点司青的淫水当作润滑,便狠狠的插入,司青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快感盖过,又开始大声的呻吟。

在两个人的夹攻下,司青的小巧的阴茎剧烈摇晃,还不断喷出汁,肚子也沾满了分泌物。

「干!这婊子的屁眼还真他妈的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抓住他那两粒乳头,并且不断夹弄,而另一个男人则从前面用嘴接着。

「精液。我要精液…快。快射在我里面啊!」

旁边打手枪的男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肉棒凑到他嘴边,而他就像在沙漠遇难的人看到水一样,立刻把嘴巴肉过去吸吮,不一会又浓又稠的精液便射在他口中。

「啊…好好吃。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司青一脸淫荡的舔着男人的肉棒,并且努力的吸吮,似乎是想把所有精液吸出来。

「慢慢吃。别急,精液多的是呢!」

这时阿宏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司平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司平以手代脚走到镜头前,再走到司青那边,才走了一趟司平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肛门还不断流出白白的精液。

再来就有男人把司平抱到沙发上,那男人将他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肉棒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洞口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还不断流出新的。

「小淫娃,葛格操的你爽不爽啊?」男人淫笑着问着司平。

「很…爽……」

「想看看肉棒在你淫穴抽插的样子吗?」

「好……」这时司平的意识很明显的已经陷入神智不清的状态他们便从后面将司平抱起,像在帮小孩子嘘尿的姿势一边干一边捏着他的胸部。而摄影机也正对着下体,司平的柔嫩的菊花又红又肿,但是还在不断流出淫水,而另一个男人也搓揉他的阴茎,一边翻开他的包皮。

忽然间镜头出现了一个大汉,看来似乎比其他男人还要壮硕不少。

「干!怎么那么慢啊!等你很久了耶!」

「歹势啦…店里有不少事情要处理。」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着,一边把手里的铁鍊拉住。

「干!小黄!再乱跑老子就把你抓去煮成香肉!」

我的视线注意到了那只狗,似乎是狼犬的样子,非常的大只而且眼神凶狠。这时脑中竟然浮现了一种怪异的想法,肉棒更不自觉的再度硬了起来。

干司平的男人把司平抱在怀里,并打司平的双腿抬起,让他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他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粗大的鸡巴将小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干的司平死去活来,高潮叠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

「怎样?要不要也来凑一脚?」

「好是好…但是这畜生好像在发情。牵都牵不住。先找个地方绑起来吧。」

「发情?那不是正好吗?!这里刚好有两只发情的狗给牠干啊!顺便配种。」小黑笑着说,众人也是闻言大笑。而我却因为刚刚的想法成真了,变得更加兴奋,肉棒更是硬的发痛。

「餵!去把狗牵过来!」

「不…不要啊!我不要跟狗……不要!」司平害怕的大叫着。

「别急别急,先看看你哥哥跟狗交配的样子吧!说不定等等你忍不住了,会跟你哥抢狗鸡巴来吸呢!」

这时男人拔出了插在司青体内的肉棒,上面还沾满了大量的液体,流了一地都是。而司青也被抱到狗身旁。

「快插我啊……快点……不要拔出来。我要鸡巴。」司青发出哀鸣。

「狗鸡巴要不要?不要拉倒!」

「狗…狗鸡巴…也喜欢…我要…」说着司青便开始舔弄起狗的阳具,而狗也以69的姿势舔弄着司青的下体,让他不断发出呻吟。接着司青便引导着狗的肉棒放入他的肛门,接着便趴在地上任凭狗的奸淫。大狗不断摇摆着下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他的小穴。而周围的男子便笑着欣赏这一副淫荡的场面。

而大狗这时也射出精液,当狗的肉棒抽离司青的身体时,小穴流出大量的精液,分不出是人还是狗的,司青只能趴在地上喘息。

「接下来轮到我啦!」刚刚的大汉马上脱下裤子,把软弱无力的司平拉到身边,我看了真的是自卑的要死,那根肉棒几乎快要20公分,又粗又黑,但是一想到司平会被这么大的家夥奸淫,想到就十分兴奋。

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司平的小穴,因为连番的奸淫而且淫水又多,鸡蛋般大小的龟头竟然豪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

随着男人的狂抽猛送,司平的小穴好像要被撑裂了一般,却又因为春药的关系而忘情的大叫,陷入了无边的慾望当中。

「要什么自己说出来,让大家好好的疼爱你们这两个小淫娃。」

「啊…好爽。真的好爽啊…快点射精给我…我要主人的精液。」

「真是听话的奴隶,这么想要精液啊。」另一边也是差不多的状况,一群男人围着司青,把能搞的洞都用上了。一只一只的肉棒不断干着两兄弟。

「啊…啊…要死了…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鸡巴厉害…啊…爱爱…爱死大鸡巴…要洩…受不了…弟弟喜欢…啊啊啊…想干一…一辈子…」

「啊啊…不行了…干死弟弟…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亲哥哥…还要……快把精液……射到…弟弟的…小…嫩穴里……再来…再来啊……」

像是在比赛一样般,兄弟俩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轮奸。

男人们一阵狂插,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到他们身上跟体内,满身的精液就好像洗了个澡一样,兄弟俩的嫩穴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司平的更是夸张,因为被如此大的肉棒插过,嫩穴还开开的,像似再诱惑男人的进入一般。而后来甚至还被两只肉棒同时插入。

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慾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再次拨放这个影片并且兴奋的看着,甚至还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的情景。

隔了几天,我接到司平的电话,说他有事情暂时不能回来了,但是我却听到了一些水声以及他刻意忍住的喘息声,但我也不说穿,含糊的应了几声便挂了电话,接着便上网寻找影片。

不知不觉,司平已在他哥哥家住两个多月。期间我在网路中也再找不到他们两兄弟的片子,他们也像消失了一般,渐渐我也开始担心他们的安全。

我应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好友的名誉就没了…

而且我内心暗暗希望有更多可以欣赏,内心深处也期待着接下来有更刺激的蹂躏。

最后,慾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我没有报警,也没有打回他家里,只打开了电脑,继续在网路上找寻任何他们两兄弟的片子。终于在两日后,我在网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男兄弟强制改造」的影片。

我看着标题,难道…

我怀着既不安又兴奋的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的场景似乎都是在司青所住的公寓,只看到近十个男人正在轮奸司青,哪司平呢?

男人们一上一下夹住他,两个一起插入他肛门抓着他的腰不停的抽送…

他声音颤抖地呻吟着,不停的留着眼泪,拼命的摇头,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头发凌乱的披在脸上,阴茎随着后面男人的冲撞不停左右摇晃,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

这样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他用药吧。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不用药是不是更好玩?看他多痛苦」

「要不要又给我们插到尿尿?」前面的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

「不…要…求求你,别再……我会死的……!」

司青摇头,男人不理会司青的要求,前后两人反而加快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司青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肛门剧烈收缩,身体疯狂抽蓄,金色的尿液从尿道喷出来,看来是受不了刺激而失禁了。

「哇!第五次了!你的书都是白读的!」

男人们对着司青嘲笑着。

「天生性奴就是天生性奴!」

司青听了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低声啜泣,忍受着痛楚和男人们的屈辱。

镜头转到另一边,司平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面,头发、脸蛋、口腔、乳头、腰肢和双腿间满是男人的精液。他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面,而他的双腿则是被绑在把手上面,也因为这样,所以他的阴茎以及小穴都以极为明显的姿势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

当我瞄到司平的下体后,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

我那可爱的司平,竟然变得光秃雪白的!肛门周围被淫水弄的油腻腻的,插着一支十吋长的遥控型按摩棒。

男人对司平说:「来,对着镜头。」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司平泪流满面的乞求。

「说!你下面的毛怎么了?」

「不……不要……放开我……」

司平拼命的抵抗。

「说啊!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不说的话,我就你像你哥哥一样尿尿!你要不要等下也像他那样啊?」

「不……要……」

司平惊羞失措的叫出来。

「就快点说吧!想想看是说​​的比较好?还是强制尿尿比较过瘾?」

「嗯!」

司平泫然的别过脸,一个字一个字颤抖的吐露出来:「我那里的……毛……被刮掉了……」

「还有呢?还没说完吧!以后还可以再长出来吗?」

「涂了药……以​​后……再也长不出来了。」

司平强忍着羞耻把自己难堪的事说完。

我感到胸口血气翻腾,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差点就坐不稳。那个清纯小男生,耻毛都被剃光了…

下体光秃秃的像未发育的小男孩…但是却又插着淫男才会用的遥控型按摩棒…尤其想到这个地方再也不会长毛,更是令人血脉贲张!

不知何时开始我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还有,你的阴茎怎么了?」

我立即醒觉,马上将视线移到司平那红肿的阴茎上。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的阴茎竟然持续勃起,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他身体不一样了。

「说!阴茎勃起多久了!」

「不要……求求你……」

司平哀伤欲绝的乞望着被兽性控制的男人。

「那没有法子了。」

男人干笑几声,将插在肛门的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至「高」。

虽然司平早有心理准备,但当按摩棒开始在肠道内高速振动时,原本还在挣扎的娇小肉体顿时快感的弓挺起来,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弧度,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张开嘴不住翻动眼白。

「啊……啊……不要这样……」

司平无意识的呻吟着,脚心已开始抽筋,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

「还不说吗?」

男人将肛门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中,同时猛然抓住那两粒跳动的睪丸。

「哇……不要!」

一大柱白浓的精液狠狠的从他的指缝间喷出!

司平激烈的甩乱头发哀号。

「我说!我说!」

司平痛苦的回答。

「我和哥哥被人轮奸了……现在我和哥哥都被改造了……」

「有人强迫你们吗?」

「不…是…,是我们要求改造……注射贺尔蒙……让阴茎可以长时间勃起……呜呜……」

「这药的优点能改变男性体内的荷尔蒙,影响脑前叶线,全身的性感带会完全甦醒,性兴奋会跳级上昇。现在他们的性兴奋会比正常男性高一倍。唯一的缺点是初期阴茎会异常痛楚。」

男人把玩着司平的阴茎,没两下竟然又射了,而且不输之前的精液份量及浓度。

性兴奋会比正常男性高一倍?那不是只插几下便会高潮?

「好!」

男人说完用同时将肛门的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真的不行了……我腿抽筋了……啊……不要再洩……出来……了……」

司平甩乱长发哀叫出来,胴体性感的弓成一个弧度,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从脚心到小腿都剧烈抽筋,手都握成了拳头、脚趾也弯屈起来,肠道,肛门同时痉挛,令司平把嘴唇咬出血来。

「让这对美少男兄弟看看对方怎样失禁吧!」

男人们走过去将司青带到司平旁边,再将司青司平用69方式手对脚脚对手,满是精液的俏睑对着对方充血的阴茎绑在一起。

「不要……放过我们吧!」

男人倒数:「一、二、三」将在肛门插着遥控型按摩棒并同时将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哇……」

两人同时大叫。

不数秒二人同时腰部一挺,精液尿水激射而出,射到对方的俏睑上。

「兄弟们,上吧!」

一个之前一直在旁围观的男人们走过去抓着两兄弟大干起来。

这对美少男兄弟手对脚脚对手的绑在一起,眼看着对方又红又肿,还不断流出精液的肛门,被男人们狂插,自己也被野兽蹂躏着。

两兄弟感受到对方也像自己一样在痛苦的痉挛着,为了呼吸又不能不吞咽对方的精液,只能不断的刺激对方,并且吞咽下自己亲兄弟的精液……

到此影片便没了,而我的肉棒依然坚挺,慾望抹杀了仅存的理智,再次拨放…

几天后,为了发洩我便上街租点A片回来使用,却看到了一整个系列的封面全都是他们两兄弟,我竟然发出会心的微笑,看到了最新的片子,只是被租光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