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建龙被轮奸的一次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1-08分类: 強暴虐待

我叫建龙,是一名高中生,因为我热爱运动及拳击,故锻炼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及黑黝黝的皮肤,我恃着自己略懂拳击,经常在班上欺负其他同学,结下不少恩怨,不过一切就在今天改变了…

这一天,我如常上学,想不到班中的俊彦走过来要挑战我,约我在放学后比试一下,我当然奉陪,他经常被我欺负,只是一个活靶子,用他来发洩一下都好。

我们放学后到了约定的地点–引水道的隧道内。当我放下书包,准备向他痛撃之际,隧道两边出口出现了10个人左右,我不敢妄动,想看清一下的时候,发现他们都是我班上的同学,我心知不妙,立即拔足狂奔,但一切太迟了,没跑出两步已被人制伏在地下,再被痛击多下,全身无力躺在地上。

我:「你们想干什么,我不怕你们的,你们现在离去还可以饶过你们!!!」

俊彦:「看看现在谁不饶过谁!?」他一说毕,我又被拳打脚踢。

我已知不能反抗,跪在地上:「对不起,各位大哥,是我错,我向你们道歉,求你们放过我」

俊彦:「放过你!?你把衣服,裤子,鞋子脱下来,我们可以考虑一下放过你的」其他人附以嘲笑声。

我心有不甘,但心想只要我能离开就好了,仇可以再报「好…我脱,但你们要守承诺」我说毕就开始把恤衫的钮扣一颗颗解开,显露出结实的胸膛,然后踢掉鞋子,再把皮带扣解开,脱下长裤,那双粗壮多毛的双腿尽入他们双眼,最后把袜子脱掉,向他们再道歉后,就准备离开。

当我步出两步,他们又把围住了,俊彦:「我有说过给你走吗?我们早就想狠狠地干你一次,让你永远都搭不起头」他一说完,所有人立即把我按在地上,手脚已被完全控制,我极力反抗,但肚子立即被拳头重击,使我头昏脑转。

当我回过神来,俊彦已脱下裤子,露出他那14公分的大屌,其他人立即把我双腿打开再抬起来,俊彦没一下犹疑,一下子把大屌直插我后庭,我痛极大叫,但我只发出一下的声音就被其他人的大屌塞进我的咀巴,我本能把口合上,立即又被拳打脚踢,只好张开咀巴。

此时我的眼泪开始流下,但没有令他们停下来,反受到更多的侮辱,贱货…狗养的……再加上时的掌掴。另一方,俊彦每一下的抽插都把整根屌完全插下,令我痛不欲生……

俊彦:「你这小贱货,你的屁眼很紧,我插得好舒服……啊…」他一边说一边把我的内裤一下子撕开,我那发育不好的只有3CM小鸡鸡,尽入他们的眼中,当然又换来耻笑,俊彦专心的抽插,其他人对我上下其手,有的大力的拉扯我的乳头,有的紧握我的蛋蛋,有的弹我的小鸡鸡……

我尽力反抗但没有用,只能放声痛哭,我只知我在被强奸,我在被羞辱,我在被玩…我只是一件玩具…一个奴隶。

不知过了多久,俊彦一下大叫,他内射了我,我感到屁眼有多股射液在冲击…我没多想后果,只想快点结束。俊彦的大屌离开我的屁眼立即又换上另一个人开始无间断的抽插,在俊彦之前的抽插洗礼后,我的屁眼没那么痛了,适应了少许。

此时我才发配旁边早已架起了一部摄影机在录影,我想把头转过去,但被强制口交中,根本没法动弹,俊彦就在这时候从袋中拿起了相机,不停拍照,不停拍摄我被干的情况,拍我的小屌,一边拍一边套弄我的小屌,令我硬了起来。

俊彦拿圯间尺度我的小屌:「看你啊……你勃起了只有5CM,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剪了吧」他一说毕就掴了我的小屌一把掌,再拿起剃刀。

我感到十分恐惧,奋力摆脱了口中的大屌:「求你不要剪掉的的小屌,我是贱货,请你留下小屌给我,求求你」

俊彦:「你大叫三声,我爱被强奸,我是贱奴,就不剪掉你的小鸡鸡」

我没半点考虑,大叫三声:「我爱被强奸,我是贱奴」我一说完,俊彦依然手起刀落,我闭起双眼,但10多秒过去,没感到痛楚,原来他在剃我的屌毛,我立即松了一口气。未知是否过于恐惧,我对伸到我面前的大屌,竟然自动张开咀巴迎接。俊彦剃完我的屌毛,再剃腿毛,连腋毛都不放过。在他剃毛其间,我屁眼已换了两个人,穴内已充满多人的精液。

当换上第三个人的时候,我被要求要当狗般叭在地上被干,我心中极不愿,但没法子,只能照做,小狗的姿势,换来更快的抽插,我的小屌自然勃了起来,流下一丝丝的前列腺液。

俊彦:「用手把淫水接下来,放到口中」我不敢怠慢,在淫水接下完完全全放到口中。俊彦露出满意的笑容一边快速套弄我的小屌:「在我们未干完你之前,你不可以射精,如果想射要说出来,如果不小心射了,你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我心中大叫不妙,我是那种打手枪一分钟便射出来的早洩男,怎能忍…但为了减少痛苦唯有强忍。果然不消一分钟我感到想射:「要射了…停手」

俊彦停了下来:「才一分钟左右你便要射,你这贱货」说后,他以慢速加上不时的停止套弄我的小屌,令我感到每一刻都想射,但又射不出。

过了不久,已有8个人强奸完我,还有最后两个而已,心中有一点高兴就快结束了,但想不到痛苦再到来临,最后二人一起把大屌强插入我的屁眼,我痛得脚趾都缩了起来,放声大叫,但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兽慾,慢慢加快抽插,另一边俊彦的屌已塞入我的口中,直达喉咙,令我作呕起来,他的双手没有閒着,在我的小屌上游走,上中下的夹击令我崩溃了,但只能接受,最后双龙的二人同时射精,一起把大屌拔出来,我的屁眼感到无比空虚。

俊彦亦停止了动作拿起了水杯抛给我:「把屁眼的精液排到杯中再喝下」

我接过水杯放到屁眼下,把精液排出,足足有一整杯,我把杯放到口前,不敢喝下。

俊彦:「你一是自己喝,一时我们迫你喝,你自己选择」

我听后鼓气勇气起精液喝下,但不消两口就吐了出来。

俊彦:「把吐出来的吸干净。」我唯有照做。

一整杯的精液,我喝了十多分钟。我以为喝完便可以走,起身想走的时候被叫停并命我跪下来自慰。我心想我已经没尊严了,这不算什么,开始套弄我的小屌。

此时俊彦说:「没自慰超过15分钟不可以射,射的时候射在自己的脚上之后吸清光」,我唯有慢慢套弄我的小屌,加以呻吟声取悦他们。他们一字排开看我自慰,不知不觉过了15分钟,中间有多次想射,但都停下来忍住了,故一过了15分钟我立即喷射了出来,射在脚上再把精液吸光:「请问各位,我可以走了吗?」

俊彦:「还没!再自慰,射到我满意为止。」我唯有再开始套弄。

俊彦:「贱货张开咀巴」我立即张开咀巴,俊彦首先在我口中撒尿,并命我喝下去,他们一个接一个,我足足喝了10个人的尿,喝完后我继续自慰,又射了一道又一道的射液在脚上,我自动自觉吸光了,想不到俊彦又命我再自慰,但我的小屌已有点痛,但还可勉强下去,结果又射了一次,但量已少了很多,我心想射了三次,他们应该满意了,而且我的小屌已经肿痛,但他们没有,再命我自慰。

我向他们叩头:「求你们放过我,我已经射不出了,放过我吧」

他们没理会我,把我抓了起来,帮我大力而快速地自慰,我的小屌感到十分肿痛,但又反抗不了,不消5分钟我感到想射精,但只是留出了少许的精液。他们看到后停了手,我以为他们满足了,但原来不是,他们待我完全软下来后,再抓起我的屌套弄,他们每一下的套弄都令使我十分痛楚,因射了三次的关系,这次套弄了10多分钟才射出,当然又是流出很少的精液,射后我已全身无力躺在地上,但他们没轻易放过我,继续帮我打枪,前前后后总共10次,我一日之内足足射了10次,我记忆中,5,6次后射出来的根本是空气,我意识亦朦胧了起来,整过过程只有痛楚。他们停手后,我勉强跪了起来,但小屌,睪丸都感到酸痛。

俊彦:「你知道经常在班上欺负大家有什么后果了吗?好好记住今天,你现在爬过来亲吻我们每人的十只脚趾便可以离开。」

我二话不说开始亲吻他们的脚趾,不敢有半回怠慢,十分认真地啜脚趾。啜完后再跪在地上等指示离去。

俊彦再从袋中拿出狗带及假屌:「乖…把狗带带上及把狗屌插入你的狗屁眼中就走吧,不过你没我们的指示,你不可以除下这两样东西,要一直带着,明天上学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否则你的影片及相片就会公开」

我没考虑地馀地就答应了,把狗带及假屌插入就离开了。不过这只是我第一次的经历而已…

那天我带着疲累的身驱回家便倒头大睡了,直至翌日早晨我才被闹铃唤醒,我习惯地打开手机看看,原来俊彦传了讯息给我,指示我可以把狗带脱下,但不能拔下假屌,我把狗带脱下后便到洗手间洗澡,我把衣服脱光后看到小屌依然有回胀痛,但比昨天好了不少,之后慢慢把假屌拔出来清洗一下,拔出来的时候与肠壁及肛门磨擦的快感令我不禁呻吟了一下,但完全拔出来后却有一点失落感(难道我喜欢了当0吗?),我把假屌清洗一下后便立即插入后庭,那种满足感又回来了,之后便换上校服回校了。

我回到课室已看到俊彦坐在我的位置上示意我走过去,我走过去后,他隔着我的裤子探一下我的后庭:「不错…没有把假屌拔出来」他继续说:「以后你都要听我的,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的,这里有一张清单,你必须依照指示去做,明白后就在纸下签名。

我拿起清单一看,内容是这样的:

在学校小便时,必须使用尿兜,而且需把裤子及内裤脱到小腿

每次上体育课时,必须先把上衣及裤子脱掉后才可换上体育服

没有批准,不可打手枪

听从俊彦的一切指示

我看完后便在纸上签名,其实没有不签名的馀地吧。接下来的一周我都依照指示去做,当然换来不少同学的嘲笑,有时候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会有一堆人跟着我,看我脱裤子小便,有的大胆一点的会拍打我的屁股,但我慢慢习惯了。

就这样过了两星期,俊彦跟我说:「做得不错,是时候奖励你一下了,今晚8时待学校关门后,你偷偷潜入学校,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我当然不情愿但又没法子唯有答应,到了8时,我看清楚没有人看到后,便攀进了学校走到课室。俊彦:「不错,很准时,跟我到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后,俊彦:「把全部衣服脱光再蹲下来。」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裸体,所以没有什么腼腆,很快把衣服脱光再蹲了下来。此时俊彦拿起了一条胶水喉给我再示意我浣肠,虽然我没做过,但都知道怎样做,过程有一点不舒服,不过还可以忍受,一边灌的时候小屌不争气的勃了起来,之后大约洗了15分钟,从肛门流出来的水都变得清澈了。

我:「我洗好了,还有吩咐吗?」俊彦:「把狗带系上」

我系好了后,俊彦拉着我爬出洗手间,我有点紧张,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全裸的在公众地方爬来爬去,我一直爬到操场,因天黑的关系,我隐若看到数个身影在操场,我徨恐了起来,停了下来:「那里有人,快走吧,被人抓到就糟了」

但俊彦没理会,一直拉我过去,我慢慢看清了那堆人影是谁了,那都是我班上的同学,不止数个,而是整整一班三十人,我弄清情况下感到十分羞耻,躲到俊彦身后。

俊彦:「今天我带了我的狗奴给大家享用,大家喜欢怎样干就怎样干」

我听到他说后,立即爬起来想逃走,但立即被俊彦用狗带拉扯到地下,我知道这时候只能接受了,为免受到更惨的对待,所以我说:「我不会逃走了,俊彦主人,请各位宾客享用我吧」我一说完,好像唤起了各位同学的兽慾,他们把身上所有衣物都脱掉,30支屌尽入眼帘,有大有小亦有白有黑的,因为他们太多人了,俊彦订下了玩法,每一次最多只能三个人享用我,只能一批一批的来,第二批的在外围擦枪,等待下一轮进攻,第一个来进我后庭的人是子轩,他有一条15公分的大屌,而且蛮粗的,他连KY都没用,就一下子插入我的后庭,我只能大叫呻吟,我双手为其馀两人的大屌服务,俊彦用他的脚踩在我的小屌上磨擦,我都不知这是享受还是受苦,但我只知道现在十分兴奋。

被我打枪的两个同学差不多同时射精,通通射在我的面上,我亦自动用咀吧把他们的屌含上清洁。

俊彦:「你真是贱货,竟然学会了享受」他说完后就命我帮他口交,我一边口交的时候,感到后庭有几股热流冲击,原来是子轩射了,子轩亦把屌塞进我的口中,两根大屌在口中的感觉原来是如此温暖、如此满足。当我享受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后庭无比刺痛,我睁看一看原来是两个人的同时双龙,我痛得眼水都标了出来,双手紧握拳头,其中一人说、「我们不会让你有享受的感觉」话毕两人立即加快速度不停大力抽插,每一下抽插,他们的睪丸都拍打着我的屁股,发出拍拍拍的声音,我感到屁股快被撑爆似的。

此时开始有人帮我打手枪,又用铁夹夹我的乳头,我慢慢由享受变成受苦了,帮我打枪的那位知道我是快枪手,故意打得很慢,他每一下的套弄都令我有快射的感觉,但加上双龙的冲击,我依然很快就射了,我分不清是被操射还是被打出来。

我射的同时,插我的其中一位同学感到要射了,抽了出来射在我的身上,我跟他的精液结合了在一起在我身上慢慢流到地上。另一位亦加快了速度,插得更深入,我不停地发出:「啊…啊……嗯……嗯」的声音,面亦开始潮红。十分钟左右,他拔出了大屌,在我口中口爆了,足足有10下的冲突,精液从口中泻了出来。

我已经被干得腿抬不了起来,所以被他们用绳子将我腿缚在篮球架的柱上,此时俊彦把震蛋缚在我的屌上并开动了,我的小屌慢慢勃了起来,因为持续的刺激,我不用2分钟就射了,但他没有把震蛋取下,此时其他继续被开干,我已经忘了被干了多少次,口爆了多少次,射了多少次,只知好不容易捱到了最后的一个,就是俊彦。

他用手在我身上取了一些精液涂在右手上,我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然后他走到我后面,一下子把整个拳头伸了我的后庭,我痛得大叫了起来,屁股自然地紧缩起来令我更加痛,但他没理会我,愈伸愈深,我大叫:「停手…啊……啊……救命啊…求求你…丫…」我愈是求救,他愈是兴奋,加快了插抽,我痛得流下眼泪,我愈哭他愈是加快,好不容易捱过了十分钟,他停手了,但我的脚已在不停抖震,他们把我的脚解了下来,我整个人只能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此时俊彦从人群拉出一个人走到我面前,那个人没有脱掉衣服,我睁眼看清楚的时候,原来是我的弟弟建恒。

我怒极了:「你们想干什么,不要伤害我的弟弟,要我干什么都可以」但我全身没力只能躺在地上发出那没力的宣言。

俊彦:「你不知道吗?自从你第一次被我地干后,我拿着你的影片威胁他,所以建恒两星期来是我的奴啊,他一直被我干啊」

建恒哭着:「对不起,哥哥,我以为可以替你受苦,但他们原来没放过你」

俊彦跟我说:「你们废话少说,现在你能10分钟内把建恒操射的话,我保证会放过你弟弟,否则你们都是我的奴了」

我:「你休想,你变态啊」

俊彦:「那又如何,建恒,如果你没问题的话,就自己脱光衣服再跪在地上待哥哥来干你」

建恒考虑了数十秒便开始脱光衣服跪在地上,我还是第一次看弟弟的裸体,他白白的身躯,全身毛发很少,他的屌没勃起也有差不多8公分长。

我勉强站了起来,看着各人再看看弟弟的身体,我心中想不干的话,他们怎样都不会放过弟弟,干的话还有一线生机,但我已经射了数次,再勃起都是问题,我站着考虑了很久。

俊彦不耐烦:「最后给你一分钟考虑,你不干的话,我们来干」

我听后,便走向弟弟:「对不起,哥哥都不想的」

说后,我用手开始套弄小屌,差不多10分钟左右才硬了起来:「俊彦,我开始了」然后,我用小屌插入弟弟的后庭,为了让弟弟感到兴奋,我用手玩弄他的乳头,跟他接吻,用手套弄他的屌,他的屌是硬了,硬了起来差不多有17公分呢,还有那红红的大龟头,但是他没有射出来,但我感觉自己快要射了,但我忍着用我最大的努力希望把弟弟操射,但我始终忍不下来,5分钟不吹就射了,但弟弟的大屌依然坚挺,没有射出来,我唯有转用手指,希望弟弟可以被我弄出来,但过了时限10分钟,弟弟依然没射出来,我跪在地上崩溃了,大哭了起来。

俊彦:「建恒,今天差不多了,最后你干你哥哥今天就完了吧」

建恒听后走到我后面,用大屌慢慢插进来,我第一次感觉我不是被强暴,他温柔地插我,使我享受了起来,我们相拥起来接吻,抚摸,他亦用手为我的小屌服务,15分钟左右,他把屌抽了出来:「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射,你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他就把我们两支屌叠在一起打枪,同时射了出来。射了后我们相拥在地上,俊彦他们亦收拾物品离开:「今天到此吧,下星期再玩别的」

我跟弟弟没理会他,互相拥抱在地上慢慢睡着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