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骑马训练】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0-01分类: 家庭亂倫

 (一)

  这是去年暑假发生的事,女主角是我的学伴,文中我以假名指涉她。

  上个星期四去找诗诗,由于不小心弄坏了她的调制解调器,心理很过意不去

,连忙向她赔不是,也说要赔她一个新的。

  但是诗诗却说:「如果有可以不要赔调制解调器的方式,你要不要?」

  我不疑有它,便爽快地说:「好ㄚ,我答应妳」「那么我来当主人,你来当

畜生,伺候我一下午,可以吗?」

  「好ㄚ好ㄚ,女主人」我听到她要对我性虐待,心情简直是爽到暴,当然毫

不犹豫地答应啦。

  接下来整个下午,我成了她的性奴隶,被她所支配。

  中午吃饭过后,诗诗带我到她的新家,那是一座在山区的独栋别墅。

  我才一站到门口,她突然转过身来一个巴掌打在我脸上「你这个畜生真不懂

礼貌!还不快趴下!」

  我连忙趴下来向主人说:「对不起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很好,用爬的进来!」

  于是,我跟在诗诗身后爬着进屋里。

  在屋里,她命令我脱下她脚上的袜子然后舔她的脚,我乖乖地照做。

  她的脚并不小,而且有些地方皮有点粗,但玩惯粉嫩小脚的我,偶尔把玩「

粗犷型」的脚,觉得非常有新鲜感。

  而当我用舌头舔脚指和用嘴唇吸吮的时候,她的脚趾头不断地扭动,非常好

玩,脚所散发出来的汗臭对我而言,是种享受。

  我把她两支脚从脚踝,到脚背,到脚底全部舔过和吸吮过后,她命令我学狗

爬入房间,然后把我两手绑起来举起,那绳子是固定在天花板上。

  这时诗诗竟然换上了跆拳道的道袍,穿上道袍的诗诗,白色的衣服和长裤,

配上黑带,看起来充满侵略性。

  她二话不说,开始对于被绑起来的我拳打脚踢。

  我的腿,肚子,背,屁股早已被她打遍了,虽然肉体疼痛,然而我心里却是

很爽的。

  在她对我拳打脚踢的过程中,我不断地注视着她的那双美脚。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女人的脚在跆拳道袍的那白色长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

迷人。

  被这脚重重地踢了好几下,我心里的爽远超过肉体的疼痛!好不容易她打我

打过瘾了,把我的绳子解开,但是又接着说:「本小姐想喝水,妳爬在地上当马

载我过去」我只好爬下来当马,很快地我感受到一个富有弹性的物体压在我的背

上,我知道是诗诗骑上来了,就开始往前爬。

  结果她用手用力推我的头骂道:「笨马!我还没坐稳你就开始走!只有我喊

开始走,你才可以走,知不知道!」

  我连忙回答:「奴才遵命奴才遵命!」

  诗诗调整了一下在我背上骑的位置后,说:「走!」

  于是我开始往前爬行。

  由于她不重,驮起来不会吃力,而由于她个子比我小很多,比我矮了几乎一

个头,所以骑在我背上的时候两脚是悬在半空中的,离地板还有数公分的距离。

  我载着她到餐厅,一路上看着她那双悬在半空中的脚,心里有着说不尽的快

感。

  到了餐厅她「下马「来喝了几口水,最后一口水她叫我头擡起来并张开嘴巴

,然后吐进我的嘴巴。

  虽然吃了她的口水,但是这一切让我这个被虐待狂心理直喊爽,连忙说:「

主人的口水好喝ㄚ!」

  诗诗听了很高兴,又骑上我的背,命令我爬回房间。

  在回房间的路上,诗诗说道:「呵呵,我最喜欢教你们这些高个子的当马给

我骑,这样子每次骑的时候脚都碰不到地,悬在半空中,才像是在骑真的马。」

  而我驮着她往前走,眼睛还不时去瞄她那双悬在半空中的可爱肉脚,只有过

瘾两个字能形容。

  在我驮着诗诗回到房间后,诗诗「下马「后坐在椅子上马上便问我:「以后

每个礼拜只要有空,你都来当马给我骑,好不好?」

  我哪敢说不好,只得说:「奴才遵命,奴才愿意当主人的小马,供主人骑乘

。」

  「待会我想要练「跑马「,你当我的马,知不知道!」

  「奴才遵命!」

  诗诗又来换衣服了,想不到这次她居然换了一套骑马装呢!黑色的马术外套

,白色马裤,黑色马靴,黑色骑马帽。

  她还在我头上套了马辔头,上面系着勒马绳,臀部系上马尾,还在我背上固

定了一具马鞍。

  我真的成了一匹马。

  诗诗领着我走到房子的后院,她家的后院有个游泳池,我被她带到游泳池旁

,随即她便骑上我的背。

  我头低下来看到了她那双穿着马靴的脚悬在半空中,老二不由自主地勃起。

  忽然,诗诗的两腿夹紧我的身体,马鞭在我屁股抽了一下,大喊:「驾!」

  我顺势开始往前爬,延着游泳池绕圈子。

  为了让骑马更加逼真,我不时地用马的叫声来鸣叫,把我背上的她逗得非常

开心,她笑着说:「呵呵,果然是个好奴隶,当马当得那么像,还懂得学马的叫

声。」

  绕完一圈,她「下马「来稍做休息,然后拿了一碗流质食物放在地上供我食

用。

  干!还真的把我当马,给我吃畜牲的东西! 等我吃完后,诗诗说:「刚才

是热身,现在我要开始练习骑术。

  我现在要练骑马的速度。

  看看绕完一圈游泳池要多少时间,如果你跑得太慢,可是要受惩罚的呦!」

  我连忙说:「是,是,是。奴隶一定尽我所能跑出最佳成绩。」

  这时候诗诗的妹妹刚好回来,进来后院。

  诗诗就对她说:「姊姊要练习跑马,妳帮忙计算时间,看看我一圈花多少时

间。」

  于是诗诗的妹妹拿出码表和哨子,诗诗骑上我的背,她的妹妹哨音一响,一

道马鞭狠狠地抽在我屁股上,我立刻开始跑。

  一路上,诗诗不停地大喊:「驾!驾!跑快一点!」

  我的肩膀和屁股也挨了好几鞭。

  为了跑出好成绩,我只能不停地往前快速地爬。

  由于地板是硬的,我一直爬着走,膝盖也开始会痛,但是一想到是给女生当

马骑,我的被虐待倾向让我忘了一切的痛苦,全心全力来当一匹好马。

  我驮着诗诗用力地不断往前冲刺,每跑完一圈,她的妹妹都会计一次时间,

而诗诗大概骑完三圈会「下马「休息一下,再骑。

  我总共跑了九圈。

  仅管精疲力尽,但是想到这是为我的女主人来 服务,就觉得甘之如饴。

  而且当马给诗诗骑这么久,想必她的阴部已经得到充分的压迫和磨擦,她应

该觉得很爽的。

  果然,当我跑完第九圈,她从我身上下来之后说道:「我的鸡掰好舒服,真

喜欢骑马!」

  她把我身上的马鞍和马辔头以及勒马绳全部解下来,然后把马鞍拿给我闻。

  我兴奋地接下马鞍,把鼻子紧靠着诗诗骑坐的地方闻她留下的那种阴部和尿

道的骚味,直觉得爽! 终于,诗诗准许我站起来了,她说:「当马的感觉好不

好ㄚ?」

  我连忙说:「感觉超好的,尤其是被妳这个富有骑马经验的女人骑乘,真是

我的荣幸!」

  于是后来的日子,我每个星期都会抽出两天的时间去她家当马给她骑,也让

她施以各种性虐待,我成了她的专业奴隶!

  (二)

  从我成为诗诗的专业性奴隶开始,一星期两次去供她性虐待,说是她虐待我

,但是我也满足了被女生欺凌的那种被虐待的快感。

  所以啦,我觉得我和诗评是各自在享受呢。

  有一天她问我:「想不想换换口味,给别的女生虐待呢?」

  我听了兴奋不已,哪会说拒绝呀!她又说:「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她也是

很喜欢对男生进行性虐待,她可是美女级的呦!」

  「真的呦,嘿嘿,那再好不过了,马上请她来吧。」

  诗诗立即call她的那为同学来。

  不久之后,外面传出门铃声,诗评去开了门,一位性感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看起来约160多一点,个子并不高,但她有着均称的身材,有着

甜美的笑容,红润的嘴唇,留着长发,穿着短绣紧身衣和牛仔短裤,脚上套着的

是双高根凉鞋-------这是我心目中的美女形象!

  正当我看得入神时,诗诗为我介绍这位美女:「她叫沛沛,是我班上的好朋

友。还不快点跪上前去!」

  我赶紧跪在沛沛面前,恭敬地说道:「拜见沛沛主人。」

  只听见沛沛一阵冷笑,然后她穿着凉鞋的脚就踩在我的肩膀上面。

  她似乎是故意要用力往下踩我的肩膀,我用力地撑住在此同时我瞄见沛沛那

只踩在我肩膀上的脚,她的脚看起来并不小,但是皮肤非常的白皙。

  忽然,沛沛的脚往我脸颊一踢,我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坐到一旁。

  其实沛沛这一踢并不重,或许是初次见面,所以对我比较客气吧。

  只见地上有一支高跟凉鞋,那是沛沛踢我时掉下来的。

  懂得讨好女生的我,连忙爬过去把这支凉鞋捡起来,双手捧着给她穿上。

  沛沛说:「贱奴!替我穿上凉鞋之前,先闻闻我的玉脚吧!」

  「奴才遵命!肯请沛沛主人恩赐玉足」「很好,给我用爬的过来!」

  她在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我马上爬了过去。

  她把美脚伸起来顶着我的脸,我用双手握着这美脚,将鼻子贴上去闻脚底散

发的汗臭味。

  虽然臭,但是我觉得很爽!在美女面前变得如此低微,是最快乐不过了。

  沛沛问我:「香不香ㄚ?」

  我连忙回答:「主人的玉足好香ㄚ!」

  「那就给我舔干净!」

  「遵命!主人。」

  我先用亲吻的方式吻遍了整只脚,然后再把脚趾一个个吸吮过,再用舌头舔

遍整只脚。

  沛沛的脚比诗诗的大一些,但是两人的都一样有点粗糙且有阳刚性,不像一

般女孩子的脚那样秀气。

  但是这种脚就是深深地吸引着我。

  好不容易我把沛沛的两只脚都服侍完毕,她要我把凉鞋套回她的脚上,我恭

敬地双手捧着凉鞋慢慢套回她的美脚。

  沛沛马上脱下她的牛仔短裤,让我眼睛为之一亮------她没有穿内裤

!而且阴毛剃得很干净。

  她马上命令我把头躺在椅子上,二话不说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然后和一

旁的诗诗聊天起来。

  沛沛的体重完全用我的脸来支撑,虽然这种压力不好受,但是看到贴在我脸

上的正是她那我梦寐以求的阴部,就觉得很兴奋,这种兴奋的心情早已让我忘了

她身体的重量。

  「沛沛呀,我的这个贱奴不但平日对我百依百顺,而且还是一匹耐操的好马

呦!」

  「真的啊?太好了,今天有马可骑。」

  「跟妳说ㄛ,这匹马个子蛮高的,骑在马背上脚都碰不到地,很过瘾哩。」

  「哇!听妳这么说,这匹马不好好来骑牠个好一下子就太可惜了。」

  听到她们的言谈,我已经知道自己呆会的命运了------当马给她们骑

  一方面,我一面用舌头伸出来舔沛沛的阴部,一方面亲吻她的阴部。

  沛沛似乎被我弄得很舒服,淫水一直流出来,还不时发出喘气声,甚至后来

她的下部一直在我脸上扭动,享受着我的嘴上功夫。

  过了好一阵子,沛沛整个人往后仰,倒坐在沙发上,我知道我用我的嘴巴把

她弄到高潮了,而沛沛也在我脸上留下不少淫水。

  当我闻起那淫水的骚味,老二忍不住勃起,觉得那是上天恩赐的圣水!

  我把脸上的淫水都吃了下去。

  沛沛坐在沙发上高兴地说:「呵呵,你这个贱奴儿还真有本事阿,把我的鸡

掰弄得那么舒服。」

  我赶紧回答:「沛沛主人的舒服就是我的荣兴!」

  「好,刚才只是热身,现在真正的考验才要来到,给我爬到隔壁的和式房间

里去!」

  「奴才遵命!」

  我立刻爬进和式房间里。

  沛沛紧接着走进来,光着屁股的她把剩下的上衣也给脱了,我看见了她那对

丰满的酥胸,深色的奶头(似乎是常常有性生活呦)而且还随着她脚步的移动而

不停地晃动-------这一幕好痒眼呦!沛沛从她的背包里取出一套跆拳道

的道袍,将它穿上。

  我仔细一看,沛沛竟然是黑带的!真没想到,这么一个性感而富有女人味的

美女,也会是个跆拳道高手。

  穿上道袍的沛沛,看起来像是充满侵略性的美女,不时地对我发出冷笑。

  笑容使我觉得她既美丽又危险。

  而她的美脚,在跆拳道裤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

  她的裤子很长,裤管埋住了大半只脚,脚跟埋在裤管里,只让脚露出前半部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我更渴望被那双脚给狂踢!

  诗诗对我说:「贱奴ㄚ,沛沛也是很爱打跆拳道的,她可是和我一起学跆拳

道的呦。你就好好当她的沙包吧。」

  我站起来和沛沛面对面,「喝!」

  我只觉得腰部受到一撞击,忍不住往旁边弯了一下,原来是沛沛给了我一记

侧踢。

  「喝!」

  「喝!」

  「喝!」……沛沛连续踢了我好几下。

  我的肚子,腰,背,胸口都被她给踢遍了。

  虽然被踢的地方觉得疼痛,但是我的被虐待倾向早已让我能够忍受这一切。

  这时沛沛仍做好攻击的姿势,两手握拳,在我四周不停地跳动。

  我看到了她那双美丽的脚,在白色的跆拳道裤子的衬托之下显得既美丽又充

满危险。

  这时她忽然由后面一脚踢中我的屁股,让我跪到地上,然后再连续几脚逼得

我连滚带爬地蹲坐在墙边。

  接着,沛沛的脚忽然朝我的脸踢来,我紧张了一下,然而她的脚只停在我的

鼻子上,沛沛大声斥喝:「给我用力闻!」

  我开始用鼻子用力地闻着沛沛的脚臭味,我甚至把鼻子直接贴在她的脚底来

闻。

  对我而言,这是芬芳的香气,使我兴奋不已。

  等我把她两只脚都闻完后,在旁边观看整个武打场面的诗诗大声对我说:「

贱奴,还不快向胜利者称臣!」

  我赶快对着沛沛下跪磕头。

  当我头磕下去的时候,沛沛的其中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我被她的脚压得擡不

起头来。

  沛沛笑着说:「你不赖嘛!把我的脚服侍得那么好,又对我那么恭敬,还让

我有机会好好练跆拳道。」

  我说:「这是奴才该做的。」

  「好,为了表示你对于我的跆拳道功夫的心悦诚服,给我爬着当马!」

  「奴才准备好了,请主人上马!」

  很快地我就感受到沛沛骑上我的背,我低头一看,她的两只脚也是悬在半空

中,没有碰到地。

  这时沛沛以兴奋的口吻说:「嗯,这匹马蛮高的,骑上去脚都碰不到地,这

样高高的很过瘾耶!」

  诗诗说:「这匹马我骑过好几次啦,可是一匹上好的马呦!妳好好来享用吧

。」

  沛沛双手抓着我的头发,说道:「走!在这房间里绕圈圈!」

  于是我驮着沛沛开始一直绕这个房间。

  在爬行的过程中,我不时低下头来看沛沛那浮在半空中的美脚和那白色的跆

拳道长裤的裤管,她的脚趾还不时地在扭动,这样视觉的享受使得老二一直保持

勃起的状态。

  也不知道绕了多少圈,沛沛要我停在这房间里的玻璃镜前对着玻璃镜,她开

始看着玻璃镜前后扭动来推浪,彷佛是骑着一匹野马在草原上快速地驰骋。

  我擡起头来看见镜子里面的沛沛,她穿着白色的跆拳道服,威风凛凛地骑着

被她以跆拳道征服的俘虏。

  而镜子里沛沛的脸上展现着愉悦的笑容。

  我想,她一定很满意镜子中她骑马的英姿,一方面也享受着驾驭别人的优越

感,另一方面她的阴部在我背上不停地磨擦,一定也让她很舒服,所以会一直在

微笑。

  这时的我,真的好想打手枪呦!

  只是我现在是一匹马,必须供我的主人沛沛来骑乘,所以只好一直忍耐下去

啦。

  「呼,好爽!下来休息一下」「怎样,骑得很过瘾吧?」

  「是阿,这匹奴隶够高也够壮,我彷佛是在骑一匹真的马!」

  「妳的鸡掰也很舒服吧!」

  「当然搂,我一骑上去的时候,我的鸡掰就勃起了!而且后来我下半身不停

地推浪也把我的鸡掰弄得很爽快哩!」

  听到她们的对话内容,要我不打手枪还真是难受ㄚ!这时沛沛准许我起来改

用跪姿,她把跆拳道服脱了下来,其中把裤子递给我,我一看,发现裤子里面跨

下的部份已经湿淋淋的,尤其她又不穿内裤,所以淫水一流出来便直接把跆拳道

裤子弄湿,而且还渗到外面来了!我忍不住去吃那些淫水,去闻那裤底的骚味,

只觉得那是人间美味。

  「诗诗ㄚ,去拿全套的骑马装备过来,我要对这奴隶施以更进一步的训练!

  「我有一整套的骑马装备,包括缰绳,辔头,马鞍,马尾,马鞭,包妳满意

呦!」

  「喝喝,太好了,贱奴!妳听好了,接下来将会是今天最精彩的活动。我的

训练可是以严格着称的呦,到时候不准给我喊痛苦,否则今晚罚你关狗笼!」

  「是是……奴才一定认真接受主人的训练。」

  「告诉你!贱奴,本小姐小时候最爱玩的游戏就是骑马打仗,每次我都是当

骑士,我可是有丰富的骑马经验的!」

  「奴才诚心诚意来体会主人的马术!」

  诗诗把一系列装备通通拿来给沛沛,这时我擡头一看,哇塞!

  她已经换上骑士服了。

  沛沛穿着白色马裤,白色衬衫,红色马术外套,黑色平底马靴和黑色骑士帽

,戴着白色手套手里拿着马鞭,成为一名专业的骑士。

  沛沛先给我套上马尾巴,再套上辔头和缰绳,再固定上马鞍,我成了一匹蓄

势待发的马。

  她拉着我身上的勒马绳,引领我走到后院去,这个后院是平常诗评训练我的

地方,而今天要由我新的主人沛沛来训练。

  沛沛要我原地停下来,然后命令道:「马儿,来舔我的马靴。」

  我马上爬到她的脚边,低头去舔起沛沛的黑色马靴。

  黑色马靴-------那充满挑逗性的物品,我正在享用着,虽说是奴隶

在服侍女主人,是被女主人当作下贱的动物来看待,但这对男生而言何尝不是另

类的享受呢?沛沛的马靴,和她的美脚一样迷人,舔着舔着我脑海里已经开始浮

现待会沛沛骑在我背上时两只穿着马靴的脚悬着的景象了!

  「很好,停下来!现在来给我学马叫。」

  话才一说玩,一记鞭子啪一声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立刻学起马的嘶叫声。

  「叫!叫!两支前脚擡起来!」

  就这样,沛沛连续打了我的屁股好几下,我一边学马鸣叫还一边擡起两手。

  「呵呵,这匹马很听话呦,希望载着我的时候不但听话,而且还很耐操喔!

  从刚刚就一直在旁边当观众的诗诗对着沛沛说:「我推荐的马匹准没错的啦

!赶快骑吧!我等很久了。」

  「诗诗,妳那么想看我骑马呀,我不会让妳失望的,一定让妳大饱眼福呦。

  沛沛边说,边脱下红色的马术外套和骑士帽,话一说完就骑上我的背了。

  果然,她那双穿着马靴的脚悬在半空中-------真是视觉享受ㄚ!沛

沛用鞭子用力抽打我的屁股「驾!走到尽头再走回来!」

  她命令我先在后院旁的长廊行走。

  走没几部,沛沛忽然两手压着我的肩膀,把她自己用力往上一撑,整个人先

跃起,然后再重重地压回我背上,好在我耐力够,手脚马上支撑住身体,顶住这

突如其来的「压力「。

  我驮着沛沛来回走完这条走廊,一路上沛沛用这种方式在我背上跳了好几下

,而我始终「屹立不摇「!走回来之后,沛沛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马上停下来

,而沛沛依旧继续骑在我背上,诗诗对她说:「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来

虐待男奴哩!」

  「呵呵,这是对男奴的高难度测试,不但可以一边操男奴,还可以借由身体

掉下来的撞击来玩弄我的鸡掰喔!」

  沛沛笑着回答。

  我觉得沛沛的性欲真的很强,那么喜欢用骑马的方式来玩弄自己的鸡掰。

  当然啦,遇到性欲这么强的女生,我也玩得更起劲啦。

  「沛沛,我去拿V8来拍摄妳把奴隶当马骑的实况。」

  「好ㄚ!快点拿来,我要开始下一项训练了。」

  这时沛沛从我身上下来,把我牵回泳池旁边,我待在泳池旁边等候指示,沛

沛则在一旁再把她那红色的马术外套和黑色骑士帽给穿戴上。

  诗诗也把V8拿来了,她对沛沛说:「女骑士,妳就尽情地做妳爱做的事吧

!」

  沛沛对我说:「马儿过来!来闻我的鸡掰。」

  我乖乖地爬到她前面,擡起头来。

  她略为张开双腿,把她的下部贴在我的脸部。

  我开始用鼻子闻她那从尿道和阴道散发出来的骚味。

  由于隔着裤子,所以骚味并不浓,但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味道,都让我爽到

不可言语。

  当我闻得正过瘾时,沛沛用鞭子抽了我大腿一下,说道:「好了!我要上马

了!你那么喜欢鸡掰的味道,我就让我鸡掰的味道永远留在你的背上。」

  她走到我侧边,脚一跨便骑上我的背。

  沛沛骑上来之后,一手抓着勒马绳,一手拿马鞭,对诗诗说:「赶快拍我骑

马的英姿呀!」

  诗诗拿着V8在我们四周环绕来拍我跟沛沛的特写。

  我瞄到诗诗在拍沛沛穿马靴的双脚,她的下部等等的特写镜头。

  等到诗诗把特写拍完之后,沛沛对我说:「马儿,现在给我绕这个游泳池跑

,驾!」

  就这样,我开始卖力地驮负着沛沛绕泳池爬,每当我速度稍微慢下来,沛沛

就会用鞭子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抽个好几下,而且大喊:「驾!驾!……」

  我的已经在这硬的地板上爬这么久了,膝盖的疼痛可想而知,屁股又得随时

挨鞭打,皮肉的痛不可言语,然而能够当马给沛沛这样美丽而又有施虐倾向的女

子骑,我早已把皮肉的痛苦抛到脑后了。

  等我跑完三圈,沛沛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立刻停下来,她也马上「下马「

来,并且把我背上的马鞍取下,让我能稍事休息一下。

  然而,我的想法错了,沛沛根本不是要让我休息,而是要对我进行言语怒骂

以及其它的肉体虐待。

  她抓着我的头发对我说:「你这个奴隶还真贱ㄚ!上背子是马丫,难怪这背

子还跟马一样!你只是我和诗诗的宠物,我们的交通工具,不配当人!」

  我赶紧说:「这些都是奴才愿意的!」

  「哦,哈哈哈,你这个贱种,我要让你永远被我采在脚底下,活在我的胯下

,让你擡不起头来!」

  话才一说完,沛沛用她那穿着马靴的脚用力踢了我侧身一下,我被她这一踢

,翻倒在一旁,然后连续好几下鞭子落在我身上。

  她大喊:「学马叫!」

  我立刻学马叫,「站起来把前脚擡起!」

  我立刻回复先前的爬姿然后举起她口中我的前脚------两只手,头也

擡起。

  「啪!」

  「妈的!头擡得这么低,还不会叫!」

  我赶快修正姿势而且鸣叫。

  「角落有个飞盘,去用嘴叼过来!」

  我马上爬过去用嘴巴咬着爬回来给沛沛。

  姵君二话不说,用力往旁边一抛出,只见飞盘落在墙角,沛沛说:「去给我

叼回来!」

  我爬过去把飞盘叼回来,但是她又抛到别处去,我又再爬去叼,然后她又抛

……就这样她丢了好几次,我也跑了好几遍。

  等我好不容易爬完了,早已精疲力尽,爬都快爬不稳了。

  沛沛也不给我喘息的机会,马上又给我装上马鞍,然后说道:「我要再来做

下部运动。」

  于是沛沛又骑上我的背,她抓着勒马绳,开始前后不停地扭动起下部,磨擦

她的鸡掰。

  我虽然累,但是却心甘情愿,我的四肢努力地称住自己的身体,为的就是提

供沛沛舒服的享受。

  而沛沛似乎很兴奋,在我背上越扭越快,两腿紧夹着我的身体,一手还紧抓

着我的头发。

  也不知多久,沛沛终于停下来了。

  她对诗诗说:「嗯,果然是匹好马,让我满足了驾驭的快感。」

  诗诗笑着回答:「妳以后可以常来享受呀」「一定的,这样好的一匹奴隶怎

么只能由妳一个人独想嬷!」

  沛沛边说,边取下我身上各式的装备,然后又脱下骑马装,她对我说:「贱

奴,马鞍和马裤好好拿去闻吧。」

  我迫不及待就把这马鞍和马裤拿来到鼻子前闻。

  马鞍上已充满了沛沛留下的「芳香「,马裤的「芳香「更浓,而且马裤内靠

阴部的地方还留着淫水,我赶紧去吸食这「人间极品「,感谢沛沛给我的「圣水

「。

  「好啦!以后多得是可以品尝,给我爬回屋子里去。」

  沛沛说完,一脚踢在我屁股上,要我爬进屋里。

  我按照她的指示爬进屋里,爬进餐厅,这时沛沛要我爬进一旁的大狗笼,我

不敢不从,只好乖乖地爬进去,被锁起来。

  在小小的狗笼里,我只能蹲着或爬着,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畜牲,不

是人,人的尊严-------那早已远离我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