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甘蔗林畅想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1-06分类: 家庭亂倫

甘蔗林畅想打工前的透支「阿明,不要去了好不好?要不,我也要跟你去。」

「不行,你也去了,爹和小弟怎么办,家里没有一个女人也不成的。」结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间里谈论着出门打工的事。阿明有一个46岁的爹和一个18岁在读高中的弟弟,他娘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了,一年前,他爹叫人给阿明介绍了邻近二村的小娟结了婚,小两口生活甜甜蜜蜜的好不令人羨慕。几天前,爹爹说家里的农活并不太多,要阿明去南方打工赚钱养家。

「我们才刚结婚不久,现在就要离开,那我如果想你了怎么办?」「你个小骚蹄子,是想我的家伙还是想我的人哪,小骚蹄。」「嗯,你笑我,我不来了了。」

你个小骚蹄,明天我就要去打工了,可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不能肏你的浪屄了,今晚我可要好好的肏人你上番,我要把你肏得让你求饶。你今晚要死了你。「」

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明天你要去了,我也要有好几个月不能挨肏了,谁怕谁呀。

「阿明摸挤着小娟的粗喘着气,慢慢地解开钮扣。农村的女人还不大习惯戴胸罩,一打开,就露出了两个鼓鼓的大奶,阿明马上把嘴凑了上去,轻咬着,左手滑下腰,褪下她的长裤,探进三角禁区。

「嗯,阿明,痒痒」「小骚蹄,你不是很喜欢嘛。」嗯,快点儿了,痒死了快点儿吗。

阿明迅速地除去小娟最后的障碍物。一具惹火的身材,阿明的下身也迅速的鼓起,三角禁区的几株杂草,冽开着一条小溪,下流着慾望的淫水,蛤口一张一合的,彷彿在叫嚷着阿明的鸡巴。

啊——啊——嗯,快点儿,好人,快,快——,嗯——啊——啊「阿明迅速脱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条黑色的大肉棒,一翘一翘的,慾火上涨,青筋鼓涨。把那黑参狠狠地插进凄凄水草的阴户。

啊——啊——好舒服,啊——啊——,阿明,用力,再用一点力,啊啊——啊——,阿明听着小娟的叫床声和指挥,积极地向里挺进,性慾的溪流下在氾滥。

房间窗户的那一头,他爹的房间里,脱下了裤子正用力滑动他的肉棒,搓挤着无法发洩的慾火。阿明的打工,本就是老头为了下一步的慾望而作的步骤,只有先把自己的儿子支开,才有可能得到这惹火的媳妇。

只见那根大阳具在小娟的阴户来回上挺,速度越快,沉沉的传来「沽滋沽滋」

的声音,小娟的呻吟闷声也越来越大,小娟身微微摇晃身躯,双手紧紧搂住阿明的脖子,嘴里模模糊糊地哼着:「啊啊……嗯…嗯,阿明,你真行,嗯……

不要停,用力……快用力,我要你…` 啊……「

伴随着小娟的淫叫声,阿明把小娟的身体拖向床沿。用力压住狠狠地向下猛抽。

突然,小娟叫出了奇怪的声音:「喔……顶续上突然,小娟叫出了奇怪的声音:」喔……顶…顶到花心了…啊……嗯……啊啊………噢……

阿明儿狠狠地向下挺,看见小娟的股间的肛门一缩一缩的,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粗喘着气向猛抽:「小骚蹄……把我的…我的鸡巴…夹…夹得……好`…好爽……叼喔……看我怎么……怎么肏你……你…你个小……小浪蹄子………

阿明他才爹在外面看得慾火上烧,浓白的精液喷到墙壁上,满手都是。

「小娟……娟…你夹得真紧……` 喔……

「噢……要………要…丢了……啊…阿明…你真行……啊……丢了…` 屋里传来了阵阵」沽滋「」沽滋「的声音,阿明忽然喊了:」要……射了…射` 射了…………

阿明奋力一挺,软软地趴在小娟的身上。

「赶快……射……射……全部…都…射进…` 里面…面……快…` 」小娟紧紧抱住阿明,腰部不住地上下套弄。

小娟的阴道冲进阿明浓浓的乳精液,热烘烘的,全身痉挛抽紧。两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息,小娟的屁眼也一阵一阵的收缩着,刚才的高潮还没有消退。

老爹在房间里喷出了第二次浓精。

「小骚蹄,……肏得你……舒服吗……

「阿明…` 你` ………你好厉害哦…` …以前…怎么没有这么有力…` 」明天就在…去打工了。再不…` 猛肏你就…没得肏了,肏得真爽……「」等会儿,我再肏你一次,我要把你一次肏个够……小浪蹄……

可是,阿明,要是肏坏了怎么办…` 肏不坏的,永远都不会。

老爹只能无奈的歎气,回到床上去过肏瘾,去计划儿子离去的开始,如何进行他的美好日子。

 

 

 

 

甘蔗林畅想第二章甘蔗林的陷阱

随着阿明的打工,老爹开始实施他的佔有计划了。要知道老爹对于这个机会,已经熬煞了将近二个多月的时间。那一天,天气酷热,老爹乘凉回家,无意间发现小娟在屋里,脱了上衣,露出两个丰满的乳房,在那支老电风扇前吹风。整整一年禁慾的老爹一下子呆了,下身马上作出快速反应直直而起,心里彭彭直跳,跑到厨房喝了一大壶凉水,也禁不住心中沸腾的那股慾望。从此以后,脑中老是那两个浑白圆满的大奶子。整夜无法入睡。

终于禁不住心中的慾火的煎熬,在墙上挖了一个洞,夜里开始偷窥小两口的做事,以求满足。那知,越看心中的那股慾火越燃烧,火热越来越凶猛,终于也无法忍受肏枪的折磨,设计了阿明的打工,把媳妇纳入自己的进行范围内。以便更容易实现心中的打算。

老爹知道媳妇小娟怕热,天气一热,她就会把衣服脱下,让身体凉快。只要创造一个热的环境,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那副诱人的身体了,就可以享受那长久以来快要遗忘的滋味了。老伴的死,有一半就是因为老爹的纵慾而折磨出来的。

那股旺盛的慾火一经引起,就像火山爆发,一发而不可收拾。

今天,老爹在阿明打工半个月后的今天,在等小娟出现渴求的时候,终于可以实施心中计划已久的方案了。

「媳妇,你小叔今天要去上学没空。甘蔗又要瓣叶,今天你也同我一起去甘蔗林那去做吧。」

「好的,公公,你先去,等我把碗筷洗好后再去。」

「好,你等一下,带一水壶水去,今天天气好像太热了,流汗会很厉害,要多带点水,不要中暑了。」

「好,等一下我带去。」

「那我先去了。」

小娟收拾好东西,装了一口壶水,也赶到甘蔗林里去工作了。

「公公,你在哪里?水壶我带来了。」

久候在媾那里的老脸爹应专声出来,假装口渴,喝了一口水。说:「媳妇,你在这边做,我去那一头忙。」

「好的,公公。」

「老爹知道,虽说媳妇怕热,但如果是在公公的在面前脱下衣服,还是不可能的,她会羞耻,就会忍耐而不脱了。所以,必须创造一个无人的环境,这样,她才会无所顾虑的在热的时候脱下,等到突然而来的公公的到来时,已经无法掩饰了,那时,便不会那么羞涩了,那时,也就容易下手了。

小娟不明老爹心里的阴谋,已经勤劳的开始肏活了。

天气确实很热,不到半个小时,小娟已经开始有点儿受不了了。心里想:甘蔗林这么密,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除了公公应该没人在了,公公又在那一头,也不会跑来这里的,而且我也是脱下衣服让风吹一会儿而已,应该没有那么巧的。

心中想着,便除下了上衣,抖出了那对诱人的白乳,拿着斗笠轻轻摇起了风来。身上凉凉的感觉,真令人舒服。

早在旁边偷窥的老爹已然明了,机会已经出现了。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一下圆乳带来的冲动,也脱下衣服,剩下一条四角内裤,假装口渴难受的样子,慢慢的走了出来。

「媳妇,水壶在哪呀?口渴死了,今天的天气真的是太热了,真热!」

小娟一时无法应付,转过身子说:「在那里。」

「太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媳妇,你去帮我把水拿来。真是热死了,脱了衣服还是很热,今天的天气真是厉害呀」

小娟一时真的很尴尬,想去拿,上衣又没有穿,露着大奶子,不好,可是公公叫的事不去做,也不孝道。一急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可是公公又像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尴尬,该如何呢?一时呆住了。

老爹仍旧假装:「怎么了,媳妇,还没有拿?」

小娟没办法了,又不好跟公公说,公公又在催,只好拿着水壶,走到公公的面前把水递给他。

老爹装作无意抬头,接过水壶,说:「哦,你也把衣服脱下来吹凉了,」

「嗯,刚才我看天气很热,所以也把衣服脱了下来了」小娟有点儿羞涩的说。

「这样才对,热了就把衣服脱下来凉一凉,累了就要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弄出病来。」

小娟一听,把刚才的尴尬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公公体贴的一丝感激。

老爹趁机说:「在这里会比较热,你可以到那边的草蓆那里去,那里平时有风吹。我就经常在那里吹风的。」老爹用手指着甘蔗空地里的那张早就布置好的蓆子。

「真的,我去坐坐看,公公,你也可以一起在那里乘凉吹风呀。」心里感激的小娟也叫上公公。殊不知这正是老爹渴望的请求。于是,老爹也就顺意同小娟去了。

一坐在草蓆上,老爹便和小娟愉快的交谈起来:「媳妇,阿明去打工这么久了,你还习惯吧,」

「习惯了,」

「有时比较重的活儿,累的时候可以叫公公来做,家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如果累倒了,这个家就不成样子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老爹偷偷的瞄着小娟丰满的胸部,控制住自己越来越冲动不安的语气,缓缓的说着。

小娟心头湧起一股激动,感动地说:「公公,我好的,我会注意的。」:突然,几只蚂蚁偷偷的爬上了不小娟的胸部,正在不知如何进行下去的老爹灵机一动,何不从这几只蚂蚁入手。

「媳妇,快,不要动,你的胸口爬上了几只有毒的蚂蚁,不要动,这种蚂蚁很厉害的,如果不小心被咬了,会肿成一个大大的红泡的。」

小娟一听,有点怕了。如果自己美丽的胸部上长了几个在红泡,那可丑死了,慌忙说:「那…那怎么办,要怎么办?」

「现在听我的话,嗯,你现在慢慢地微躺下去不要动。这种蚂蚁要轻轻地抖动,轻轻地赶它,如果力大了点,它们就会狠命地咬下去的」小娟听话的慢慢地往草蓆子躺了下去。

「对,就这样,嗯,你不要害怕,现在我要用手在你胸部上轻轻地赶走这些蚂蚁,你不能乱动,要静静地躺着,知道吗?」

小娟连大气也不敢喘,躺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爹开始用他那有点粗糙的手按在小娟的丰乳上,轻轻地拍,慢慢地挤、捏、搓着,老爹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控制第一次在媳妇胸部的柔软感觉,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小娟天真的认为,那是公公为了赶走在胸部有毒的蚂蚁的不得已动作,虽然胸部传来了由于公公粗糙的手掌磨擦带来的缓缓快感,可是仍旧没有怀疑这是公公早有的预谋。任由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慢慢地挤搓,引起自己已好久不曾出现的性感。

老爹一边继续用手在小娟的胸部调逗着,一边用有些紧张的语气告诉小娟赶蚂蚁的结果:「蚂蚁被赶到你的腹部了了,就快要好了,」一边控制蚂蚁往小娟的下身走去,手也随着蚂蚁慢慢地游动。老爹这时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了。

他要利用蚂蚁这件让小娟害怕的小动物,任由他轻松地把她的衣物裉去,而又不会让小娟怀疑他的不良动机。

小娟有些安心的听着公公的话,也有些享受地轻轻躺着不动,享受那种阿明的离去便不再出现地性感,那种由于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老爹趁机把蚂蚁赶去小娟的下身。「啊,蚂蚁钻进了你的下身了,你不要动,躺着,别动。」

正在享受舒服的小娟一惊,要是下面给咬了几个大泡子的话那可就惨了,一惊,也不去计较什么了,也没有想到其他的什么,就说:「公公,你,你一定要把蚂蚁赶走,不要让它们在我身上咬起泡了。」

「好,公公知道了,你在静静的躺着,不要动,要配合我的动作,知道吗?

不要太大力,「

「嗯,我会的公公,一定不要让蚂蚁咬我。」

「好,你现在照我的话去做,轻轻把你的屁股抬起来。我要脱去你的裤子,好帮你把蚂蚁] 赶走。」

小娟不疑其他的抬高屁股,配合公2公除下她的裤子。老爹终于裉去了小娟的全身衣服,一具散发出诱人发狂的裸体整个呈现在老爹的面前,引得老爹慾火旺烧,热血澎涨。

老爹暗地里喘了一口大气,努力控制住难耐的慾望。紧张地说:「媳妇,你现在别动,公公帮你抓蚂蚁,你不要紧张,不要乱动,」

老爹紧张地说:「媳妇,你现在别动,公公帮你抓蚂蚁,你不要紧张,也不要乱动,知道吗,」

小娟只想能够马上把有毒的蚂蚁赶走,根本没有想及其他的事情,反而柔顺地配合,静静的听公公的指挥。

老爹把那略为粗糙的手放在媳妇美丽的阴户上,小喘着气说:「现在我在掰开你的毛,找出蚂蚁来你要静静地不能动哦。」

只见老爹把手轻轻地挑开媳妇的阴毛,慢慢地骚痒。一种快要遗忘的骚麻从那个黑三角地带慢慢扩散到小娟的全身,小娟舒服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想着,这时公公为了帮我抓蚂蚁的动作,千万不能产生快感。千万不能。但在心中却又很享受这种感觉。那种在阿明的手抚摸时才出现过的那种快感。

老爹已经确信媳妇完全控制在他的计划里面了。他用手再探进那条粉红的小溪里去,边说:「媳妇,现在我要掰开你那里找蚂蚁,记住,不要乱动。」

小娟已经不能回答老爹的问话了,从那里传来的酥麻,让她软软地感到舒服,已经没没有力气回答老爹地话了,即使是简单的嗯,也舍不得出口,深怕一开口就把这种好久以来不曾再有的感觉消失。

老爹用他的中指探进小娟的小屄,在里面借机轻轻,缓缓地扣抓,用心要调起媳妇将近半个多月来的那种性感。随着老爹的手的挑逗,小娟的身体明显地出现了性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压在口腔里面。

老爹于是鄱转身子,蹲在小娟下身的前方,贴近媳妇的三角。说:「媳妇,那个蚂蚁好像在里面看不大清楚,你双腿撑开一点,好让里面大出来,看清楚才好抓蚂蚁。」

小娟直到现在还是没有怀疑老爹的行为,仍旧努努力配合老爹,用力自己挺开自己的双腿。里面露出了鲜红的嫩肉,微微泛着水灾。

老爹一看到这些,已经知道媳妇开始出现性感,已经有了快感了。心中笃定自己今天一定能够得到媳妇的身躯了,能够获得成功了。那条很久以来都在肏搓的黑参,今天就能够进入桃源洞,获得滋润了,可以享受那个长久以来在儿子身下的美丽、丰满和身躯了,那具大阳具马上涨满青筋,在那条四角内裤手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马。

小娟在老爹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身那个可爱的,饥渴的地狱,已经氾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小娟的神智。从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

老爹看到里面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淫荡的爱液,心中………

老爹看到媳妇里面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淫荡的爱液,心中那股慾火顿时爆发,口中说道:「媳妇,我发现那蚂蚁就在里面,我用手抓不到,我把舌头伸进去用舔出来,你一样不能乱动哦。」小娟这时已经不能回答公公的话了,当公公的舌头伸直去的那个时候,小娟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种美迅速的充满也小屄,很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躯也开始变得性感起来了乳头开始渐渐硬化。淫水随着舌头的伸缩不断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地面。老爹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的,忍不住慾火高昇,老爹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润的大阳具,青筋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桃源洞。

老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热的阳具对准小娟的屄口,轻轻地不断摩擦着小娟外露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屄口四周转动。

小娟舒服地轻轻喘着气,从全身传来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没了小娟的神智。

老爹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屄里里面穿探。小娟马上从屄口处感觉到那根大阳具的存在,睁开闭着的眼睛,一看到老爹的那种色急样,惊醒了一大半。「公公,怎么可以,不要这样,你是我公公,这样不行的。求求你了公公。」老爹这时那里会把到口的东西放弃,「」媳妇,我看你刚才很想做你同阿明的那伯事,你很想了吧,但是阿明不在这里,我也很久没有做这个了,我也很想做一次,我忍不住了,你就让我肏一次吧。「

「不行呀公公,你是我公2公,这样做的话会让我说让人骂\ 的,会让人瞧不起的,如果被人知道话,那就惨了,我们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啊,不…不可以的」

没关系,这里没有人知道的,你就让我肏一次,让公公舒服一下,自从你婆婆死了后我一直没有做这种事了,今天你真的让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入你一次的,我忍不住了。「」我们这样会对不起阿明的,他是你的儿子,我是你儿子的老婆,我们不行的,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你是我公公呀,……不…不…要这样…啊…公公…不要这…样,…不可…以的………

老爹一边说话一边对小娟继续进攻,继续插进他那具大鸡巴,把双手按在媳妇的双乳是也用力的搓挤「可以的,你不说,…我也不说,没人知道我们做了这事,没有人知道的,」

小娟的声音越来越小「不可以的……阿…真的…不可以,公公……不……不行的……阿……哦` …好舒服……` 阿……

「你舒服吧,媳妇,我也会很舒服的,」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屄里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

「我以前就想肏你了,每次你和阿明做事,我都看见了,今天我一定让你很舒服的,媳妇」哦……啊……喔……啊…喔…「小娟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相想,也很满足老爹的侵犯,不但有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小娟的小屄因为老爹的一抽一送,发出滋滋地声音,小娟已经完全默认了老爹的奸淫了。嘴里开始不断地哼着、呻吟着。」啊……` 啊…喔…` 好……

「公公。美……美死…了,再用…` 用…` 力往里…` …里面顶……啊…太好了……喔………

小娟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发散乱不堪,哼哼地喘着气。

突然,老爹紧紧抱住小娟,下身猛列的抽插最后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浓白的火烫的精子。小哏娟也在这时过到也高潮。双方都下来喘着疯狂后的粗气。也正在这时,甘蔗外面传来了轻微地「沙沙」声响。

「公公,听,你听,好像有人走路,沙沙的在响。我们会不会让人发现了。」

老爹也紧张地向四周望了望,过了一会儿,也没有声音传来,于是说:「没事,可能太累了,听错了,这时是没有人来这时这里的,别紧张。」

小娟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事情会发生,但又确实没有声音。也只好作罢了。「公公,你真厉害,比阿明还要好,你肏得让人家真的很舒服,阿明都没有让我这么舒服过。」

「公公已经有两年没有做这事了,两年来我积到现在,才在你身上发洩出来,你知道吗,每当你和阿明在肏地时候,我都在隔壁看着,让我真的很难受。

真的呀?我和阿明怎么不知道。「」我只是挖了一个小小的洞,回去我指给你看,你就知道了。刚才我肏你肏得舒服吗?「

「嗯,公公你最坏了,你把我骗来做工,是不是早就想好在肏我的,是不是?

「你现在知道可晚了,你舒服不舒服?

「你最坏了,肏得人家小屄现在还红红的,有一点痛呢。你都不爱惜人家的,让人这么痛。

「好好,是公公的不对,晚上再让我好好的,轻轻地痛你。

「不来了,不来了,你晚上还要欺负人家。我不来了,不来了,」

「哈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