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被儿子的同学干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1-08分类: 經典激情

朱厚润发现自己的眼睛近来越来越不能控制地在儿子黝壮的肉体上打转。25岁的儿子朱彪已长得人如其名,散发着一股强壮粗野的男性力量。自从朱厚润12年前离婚后,很少管教儿子,这小子却自己给自己争气,比他当年强多了。朱厚润有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儿子,这些年他一直在圈子里混,他是个很棒的0号,干过他的人都称赞他功夫好,够骚够贱,可一开始都会很怀疑,“你真的是0吗?”因为他的身材,那么多毛性感,1米75高81公斤的样子,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被搞的,所以他每次都笑瞇瞇地回答:“你干一干就知道了!”然后他就开始脱衣服…

今天他没有约小华来。小华是个26岁的装卸工,171/78,鸡巴有23厘米长,认识他第一晚,在他的卧室里整整一晚上都在操他,蹂躏他,连尿都撒在他嘴里,他一晚上都兴奋地又不敢发出大声怕吵醒儿子,自后小华就凶蛮地把他霸为己有,不许他再找别的男人,而他也心甘情愿成为他的专用性具。他到1点才起床洗澡。他知道儿子今天出去不会回来,所以没有衣服可脱地直接走去卫生间,近来精力显得很旺盛,每天起床后肉体就觉得空虚虚的,尤其是那个洞。他的淫性又起了,返回卧室拿了一根假阴茎。

只见镜子里一个中年壮男一手举着根手腕粗肉色的棒子向嘴里抽插,一手将左乳头狠狠地揪长又换右乳头,随后,弓下腰将润滑好的假阴茎熟练地对准自己的淫洞,嗤地一声捅进去,足足20厘米长的大家夥几乎全根尽没。他突然想到儿子,就好象这是儿子的大鸡巴在操自己一样,忍不住直起腰来将大家夥紧紧地夹在屁眼里前后摇摆着,想象儿子的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肉棒……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挺大,挺不耐烦的。一定是小华!满脑子正沉浸在被儿子奸淫的快感中,听到熟悉的敲门声,他像等来了救兵,马上就要冲出去,想了想,拿了一条小毛巾裹缚住鸡巴——看起来反而更挑逗——这才淫笑着冲出去开门。

刚打开一条缝,他楞住了!哪里是小华,是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看见门打开,一个小夥子张口就说:“叔叔,朱彪在家吗?”突然,他们脸上的笑容凝住,眼神盯住他,从打开的门里看的出,他没有穿衣服,裆里则是奇怪骚隆的一大团!门里门外几乎都呆了足足有一分钟!朱厚润猛的一惊后,眼魂立即被两人壮硕的身材吸住了,虽然裹在长体恤里,他们的胸肌腹肌仍然那么轮廓鲜明,他几乎移不开自己的注意力,那股淫意再度强烈地上升,堵在嗓子眼!

“朱彪今天、今天不回来!”他硬生生地压抑住自己,他不想因为自己而给儿子带来任何麻烦——假如他们知道朱彪的父亲这么下贱淫荡的另一面。那两个男人没有转身要走的意思,听了这话,反而笑着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既然来了,我们就在朱彪家里坐坐吧!”说完暧昧地看着朱厚润,伸手就把门推开了,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朱厚润只有闪在门后,把门关上。现在,两人站在客厅里,目光都在门口这个光溜溜的男人身上打转。不由得他们不看,不想,只见这个他们称做叔叔的人,从头到脚只有搭在鸡巴上的一条小毛巾,其馀一丝不挂,他的身材属于肥壮形,粗壮的腿上布满黑毛,凸起的小腹上一条毛线直延伸向两块肥厚的胸肌之间。他脸上的表情充分流露了内心的慾望!朱厚润站在门边,知道他们在看自己。他们不仅产生了慾望,而且知道自己身上就有帮助他们发泄慾望的消魂通道!

紧张中小毛巾松开掉落地上,裸露的鸡巴在空气中弹跳了几下,他窘迫地转个身弯腰去捡毛巾,他那还插着巨型假阴茎的屁股,却毫无遮拦地展现在那两人的视野!等他站起并转过身来,他看见他们目瞪口呆,下面已顶起一个包。他们对望一眼,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也为了掩饰自己的冲动。现在,他们发现自己已被朱叔叔勾起了一种邪慾“原来朱叔叔还好这一口啊!早知道的话,也不会今天才来了哈哈哈……”朱厚润木然地站着,也不想找件东西遮住自己的骚根。“你们……不会对朱彪………我………你们说吧,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证实了两人刚才的猜测,眼前这个朱叔叔确实是个同性恋,光看样子就是特别骚情的那号。“这也没什么,关键是,”又暧昧地一笑。“朱叔叔今天也让哥俩舒服舒服嘿嘿……”

这倒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只要玩过自己后他们肯定不会再拿这来敲诈了…“行,你们……想玩就玩吧,叔……我保证你们…不白来!”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朱厚润忍不住…盯向他们的胯下……

朱厚润知道了他们俩,个儿有22/172/76的叫武斌,个儿有25/176/80的叫冯越熊。都比他小20来岁。他们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他们只需等待接着发生的事情。屁眼里的假阴茎让朱厚润走路的姿势摇头摆尾。他们看着朱叔叔给他们拿出冰啤酒,放在面前,他们的眼睛几乎没离开过他,及他屁眼外蠕动的假阴茎头的圆球,当他弯腰时一个就忍不住从旁边用手抓住朱厚润的半边屁股,一只手放在圆球上,轻轻一拉!朱厚润像触电般地一抖!嘴里不禁啊地一声淫叫出。

“这地方弹性蛮好的,比女人的摸起来还有手感!”武斌先眼馋地动了下手。“叫的也不错!再来几下!”冯越熊也色咪咪地笑着。武斌将肉色的假阴茎抽出来,又猛地插入!朱厚润接连啊,啊,噢,喔地淫叫着。他将假阴茎全拔出来,两人虽然见过女人用的假阴茎,但男人的屁眼里塞着这么粗,这么长的一条,比他们威风的真家夥还猛,真不知这男人的屁眼是用多少根鸡巴操出来的!他又狠狠地将它全塞进去!这样玩了十分钟之久!

然后他们喝着冰啤酒,朱厚润将茶几搬开,跪在他们脚前,为他们脱下鞋袜!哇!好男人的两双大脚!那么厚实,那么有力!还带着走了路的脚臭味。朱厚润急忙抱起一只,湿热的舌尖绕着脚指头打转,又张开红润的双唇吮吸着,他还试着将整个前脚掌都吞进口里,一前一后地用男人的大脚干自己的嘴!等他把四只脚都服务完,两人已觉得够刺激,够舒服,性慾早已冲天!激动中他们站起来,扒光了身上的衣物。朱厚润看见两具肌肉筋结的裸体呈现在面前,年轻就是不一样,比比自己虽然健壮,然而毕竟已是中年,没有这怒气冲冲的气势了——两人的胯下都是黝黑的乱草丛,草丛之中,两条粗物昂着血红的头正对着他!

等不及了,两人都围到他身边来,轮到冯越熊将假阴茎抽出插进,武斌使劲地撸他他紫黑的大鸡巴,他的睪丸,捏他的胸肌,乳头。过一会又用手狠狠地掐着朱厚润的脖子,一张嘴伸过来和他粗暴地接吻,使劲地吸着他的舌头,吸掐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朱厚润的慾求早已暴胀到了极点!他们刚松开他,他急忙跪在武斌两腿间,张嘴就含住了那条张牙舞爪的大鸡巴!武斌哦地一声,太爽了!从没体验过的爽!一个如此强壮的男性尤物正在为自己的鸡巴服务!他两手用力抱住朱厚润的小平头,把鸡巴全捅进男人喉咙深处!无法喘气的朱厚润体验到一种受虐的快感!他的脸胀得通红!冯越熊也忍耐不住了,他已知道这肛门的大用,于是弯腰擡起朱厚润的大屁股,使劲拔出假阴茎,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握住鸡巴,对准他仍然张着的粉红屁眼向前一送!很容易地就入洞了!喔!好暖和,好湿润!

三个人这么站着搞了有十分钟,冯越熊看见茶几搁在一旁,又有了主意,他抽出鸡巴把茶几搬回沙发前,武斌就坐在沙发上,而朱厚润跪在茶几上,双肘撑在武斌两腿边,嘴巴刚好吞进武斌的鸡巴,只见他塌腰翘屁股,屁眼就在冯越熊的鸡巴前,这样一个狗奸式,令三人都亢奋异常,又干了足足二十分钟,冯越熊终于颤抖着鸡巴,嘴里恶狠狠地叫着:“操你!操你这条贱狗!操死你!”鸡巴大进大出了十几下,便将一股股浓精射了出来!朱厚润察觉他要射了,急忙吐出武斌的鸡巴把屁股一缩,喊着“来射到我嘴里!”就在茶几上转个身,张口将冯的鸡巴含进嘴巴,一股股浓稠的男精热腾腾地射入了他喉咙深处!他不停地吞咽着,吞咽着。武斌看到朱厚润的屁股对着自己,仍不忘高翘着成狗奸式,马上将被他舔得油光发亮的粗鸡巴,对准他布满黑毛的股沟里,那始终张嘴嘻笑的淫洞插了进去!朱厚润再度感到后洞火热饱满的充实,不禁一边吞精一边“啊!噢!噢”地发出含混不清的淫吟。

已经过去三天了,朱厚润仍然时时性不自禁地回想起那两个年轻人,和那天被他们大肆干插的情景。躺在床上,不由得他又春心荡漾地回想——那天他们都在他嘴里射了精,啤酒的尿意也上来了,冯越熊问:“老屁眼!卫生间在哪?”这个粗野的年轻人已没了对朱厚润的半点尊敬,同时,他在干过这个刚刚还在叫“哥噢,干死我!”的叔叔后,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称呼,他懒得去找,反正一会干时又会改口。“厕所在,”朱厚润仍然狗一样地翘屁股趴在茶几上,仰头闭眼砸着武斌射精后的黑鸡巴。听到问话,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喝尿的情景,一股热意从裆下窜起,当下说道:“就,就在这儿……”他擡肘指着自己的嘴巴。

“厕所?”冯越熊一怔,醒悟了,他要喝尿啊!冯越熊看过金评梅,对西门庆让两个女人喝他的尿一节,总觉得够刺激,但现实里那些骚娘们舔舔鸡巴还凑合,却都不肯为他喝尿。今天这个朱叔叔不光肯舔鸡巴,居然自动提出喝尿的要求!他不禁轻蔑地看着这个虎背熊腰的男人,鸡巴又慢慢勃起了。“好个浪货,等会还有你好受的!”他说着,“小武,你先上厕!”武斌道:“就在这儿?流出来就脏了。”看着朱厚润。他忙说道:“没事,我能接住!”说完爬下茶几,跪在武斌面前,用手扶住他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嘴巴,饥渴地看着武斌。武斌就将胀大的鸡巴放回他嘴里,一边笑着问:“你这嘴跟屁眼都这么有用,这叫个啥名堂?”朱厚润淫淫地答:“我这嘴不叫嘴,叫藏精窟,还能当尿盆;这屁眼嘛,叫泄火洞,……”冯越熊插上一句:“那我们该把你叫啥?”“叫啥?反正不用再叫我叔叔!只要你们肯干我,叫我老朱,叫我朱挨操,叫我儿子都行!冯爸!武爸!”朱厚润被体内的慾求支配着,说着令自己都觉得淫贱的话语!

“好儿子,乖孙子,来,喝爸爸的热尿!”激亢的刺激让武斌对准朱厚润的喉咙,将膀胱里积攒的废液汩汩餵进他的双唇!“咯咯咯噜!咕咚,咕咚!”朱厚润大口大口地吞咽,兴奋之极!武斌有意识地一控一放,一泡尿持续了两三分钟!接着轮到冯越熊,他却命令朱厚润躺下,自己跨到他魁梧的胸膛上方,瞄准那张开的方形大口,将尿水滋入!

控制着尿速,尿的更长,但瞄准是很难的,一小半都滋在朱厚润的鼻子眼睛脸上脖子上了。朱厚润一副享受的表情!男人的尿又酸又涩又咸,然而朱厚润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他只意识到这是自己自愿的让男人在男人嘴里撒尿,自愿的往下吞咽,并由此感受到自己身心整个部位都在这两个男人面前毫不羞耻地下贱着,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不,母狗!做一条狗,似乎更符合自己此刻的愿望!而健壮的自己,支配做一条喝尿的狗!甚至不配同时被两条鸡巴操!他睁开眼看,怕他们就此不在了,或失去了兴趣,不再想玩弄自己。等他看到他们淫亵的眼神,他知道他们还没打算突然放弃。至少下面的洞,今天不会饿着了!“爸爸快些干儿子!爸爸快些干儿子!儿子的屁眼好痒啊,要痒烂了啊!”朱厚润躺在地板上,多毛的屁股在地板上擦着,精壮的身子妖媚地扭来扭去,一只手揉着自己发达的胸脯,一只手抚摩着旁边的大脚,刚喝过尿的大嘴张着故意探出的舌尖在双唇上轻挑!“乖儿子想让爸爸怎么干啊?”

“怎么都行,干死儿子吧!”朱厚润急不可耐地要求着,扭动着。冯越熊抑不住在他脑袋前蹲下来,两只有力的大手掐住朱厚润的脖颈向后折起,使他张开的红唇、喉咙和自己蹲着的鸡巴在一条直线上,然后望里一送几乎连两颗蛋也插进他喉咙深处!朱厚润本就被掐的没气喘,这下被堵得脸胀得通红,双手在地板上胡乱撑,鸡巴却更硬挺!冯越熊拔出来后,他喘气喘的就像一条狗。然而他爱死了这种被插满嗓子眼的感觉!他配合着冯越熊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插入,并竭力每次都将他的卵蛋含进嘴里!

武斌在一旁,这时他用力抓住朱厚润的硬鸡巴往上牵,使他的身体弓起来,又猛地一松,便听见他的屁股啪地击打地板的声音。他干脆将朱厚润的双脚架上肩,又干起他的后门来,朱厚润觉得后洞一紧,禁不住吐出冯越熊的鸡巴,哎咬叫出声,他努力地一收一松自己的屁眼,来迎合武斌的粗野冲撞,他觉得自己简直要飞上天了!

“好爸爸,棒爸爸!你把儿子干美了!嗷!嗷!”朱厚润使劲叫着。武斌抽出鸡巴,把他翻了个身,让他双手撑地,这下将他的大腿抱在腰间,鸡巴又插进去,“来,好儿子,往前爬着转圈圈!”他就像推着小车那样推着朱厚润用手走路,在客厅里边打转边一抽一送。朱厚润兴奋地爬着,叫着。”儿子,说,朱厚润是什么啊?”“朱厚润是条狗!汪!”“是条多大的狗啊?”“朱厚润是条四十六岁的老骚母狗!”

“这条狗怎么样啊?”

“这条狗长得又高又壮,一身黑毛,还长了副狗鸡巴!”

“胡说!母狗还长狗鸡巴?”

“这是公狗变的母狗!汪!”

“这条狗会干什么啊?”

“会给爸爸舔屁股,会喝爸爸的尿,会叫爸爸干狗嘴狗屁眼!”

“爸爸干够了干什么?”

“爸爸就把朱厚润这条老母狗杀了吃狗肉!”

冯越熊和武斌不禁大笑起来。“爸爸要是舍不得呢?”

“那爸爸就把狗儿子从屁眼到嘴串在鸡巴上带走!”

“这倒是个好主意!哈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