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情色故事,成人文學,情色小說,性愛淫書,H小說投稿分享。包含大量:家庭倫理亂倫小說、人妻熟女色情小說、SM虐待調教H小說、校園師生不倫小說…

我的疯狂露出9,10

发布:扒开射小说点击:10-28分类: 職業製服

                (九)

  「谢沐,你躺在这干什么,神经错乱了吗?不怕给人看见啊?」林玲走到我

身边,赶紧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她倒比我还担心。

  「我没事,只是刚刚真的被吓到了。对不起,我……」我有些迷茫,不知说

什么好,跟着林玲走向花园里面。

  「其实甭说是你,我也被吓到了,幸好那个男生没走前去,要是他真的看到

你,很难想像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责任应全在我,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

林玲有些语味心长。我有点摸不透。为什么现在她倒变得这么温柔,她不是很想

羞辱我吗?

  「事情都过去了,我没事。可是照片的事,你看……」我不知道林玲还会要

我做什么,但我没忘记照片的事。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刚刚思虑了这么久,我不

能再这样变态下去了,我想做回原来的自已,如果我不尽快拿回照片,我真不敢

相信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等待着我。

  「照片的事先放下吧,等会我会给你满意的答复的。不过我想问问,在你心

中我是不是很可恶很卑鄙?你……很恨我吗?」我愕然。我没想到林玲会这么温

柔的对我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难道这会是什么陷阱吗?

  林玲有些红朴朴的看着我,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别往坏处想了,其实一开

始我只是想跟你玩玩而已的。我家就在你楼上,那天是因为要去13楼有点事,

懒得坐电梯,想想就二层走楼梯还快些,不巧刚好看到你裸睡在楼梯间。当时你

把我吓了一大跳,尤其是看到你那个里面居然有那么大个可乐罐,后面还有五把

牙刷。」

  林玲和赤裸的我并排的坐在花园的石椅上,说到这里还用手指指我的下体,

继续说:「我当时以为你死了,后来才发现只是躺在那里睡觉,而且你身上还有

一股很难闻的臭味。」

  「那是我因为高潮控制不住,失禁了。」我低下头打断了她的话。

  林玲「噗哧」一笑:「你啊,真是太那个了,没想到混身那么臭的尿液居然

还能睡着。」我羞得满脸通红,继续听她说:「我当时也是太好奇了,就去家里

拿了照相机从各个角度把你拍了下来。打算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楼梯口旁边垃圾

篓里面还有你的衣服,当时想这么好的连衣裙怎么会被人扔掉呢,认定就是你放

在那里的,所以最后我把照片放在了袋子里,还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我本性其

实一点都不坏,当时看到你也跟我差不多大,倒是很想认识你,所以我才那样子

做。我……对不起,让你受这么多委屈。」

  林玲用手抱着我赤裸的肩头,跟我说了很多话,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到这

样,让我始料未及,此刻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恨她。我茫然擡起头看着她,从

她温柔清澈的眼神里,我相信她是真心对我说的。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其实那天在楼梯间看到你的时候,我也……也有点兴

奋。」林玲放开我的手,埋首胸间。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结果是双乳直颤,无言以

对,看着她脖子都羞得通红的样子,我「噗哧」一笑。

  「没事啦!事情都过去了,你也跟我道歉了。也许你认为那些事很过份,可

也让我刺激不已啊!如果真的能跟你做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拍拍心情

杂乱的林玲,对她莞尔一笑:「走吧,还是先回去了,都快12点了,我可不想

到时寝室门关了害我裸奔一晚上。」

  开颜的林玲也舒展了身子:「谢谢你,明天我就把照片全部还给你。」

  「哎,无所谓了,都是朋友了。不过你还真的害得我够呛,让我这么多天来

都魂不守舍。哼!等有机会我也要让你尝试一下。」我假装很生气,继而相视而

笑。

  「瞧你现在赤裸裸的,怎么回去哦?」林玲安慰的对我说。

  「放心吧,我习惯了。」

  「你啊,真不知说你什么好,虽然现在寝室楼那边灯都关了,可等会看你怎

么进寝室?」林玲做个潇洒的摆头。

  「没关系,我身边不是还你有吗?」

  「啊……你可别打我身上的主意,我身上可就是外套加内衣,我可没你那么

豪放。」

  看着她似乎很担心的样子,我给她笨笨的一笑:「你想哪去了?我意思是等

会你去我寝室随便找个理由帮我拿件衣服出来不就完事了,谁要你脱衣服了?」

  林玲窘然,有些不好意思。

  回到寝室,我的三个室友在我刚出门时就回来了,正一个个兴致昂然的吃着

些杂七杂八的零食。还有说有笑的,看到有些狼狈不堪的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情。

  「谢沐,去干嘛了?你看起来有些憔悴。」睡在我床头的张丽愕愕的看着我

问道。

  我不知回答什么好。经过几次大起大落,还有N次高潮,脸色当然有些憔悴

了。「没事,刚刚有几个可恶的男生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对我毛手毛脚的,让我

很反感。」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回应着张丽,虚弱的躺在床边:「都睡吧,他们都

被我骂走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我起身洗了个澡静静地睡在床上,摸索着还有些硬硬的乳房,回味着林玲对

我说的那些话语,相信今天晚上肯定能做个好梦了。她不是说第一次看到我裸睡

楼梯间时也很兴奋吗?看来以后露出会有个好夥伴,不用再孤身行事。我真的很

向往,又有些湿湿的下体唤起了我内心露出的淫虫,我强忍着没有继续下去,现

在寝室里面还有三个人,还是收敛一些为妙,赶紧睡吧,希望能做个好梦。

  在第二天,林玲就把照片全部还给了我,本来打算给她几张留个纪念,她认

为避免误会,还是不要了。自从那天以后,我和林玲已经亲密无间,之间她也真

的有配合我玩些小打小闹的露出,在这里我也不一一为大家描述了,不过有一次

倒是令我很刺激。

  记得那天已是深秋,早上的时候外面还会结霜,在晨间还得穿上棉袄,可我

天生不怎么怕冷,像往常一样,外面只穿了件牛仔外套,里面是一件纯棉的一般

热天才穿的长袖T恤(在我们学校冬天对校服管得松一些),当然,内衣对我来

说肯定是多馀的(不好意思,之前从没提过,我是很少穿内衣的);下身是一条

大约离膝盖15公分的风兴裙,里面肯定有穿一条厚厚的丝袜啦,毕竟天气有点

冷,穿得太露,会招来很多异议。

  我和林玲相约而同的跟往常一样去了教室(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林玲就通

过某些关系调到了跟我一个寝室,还跟我同一班),我们并排坐在教室后面的座

位上,像往常一样时不时的趴开上衣,露出乳房什么的。可这些玩得太多,对我

来说早就失去兴致了,我很想更疯狂的露一次,可一直苦于没什么机会。林玲也

理解我,但她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这时座落在比较墙角的我决定做一个前所未

有的疯狂决定。               (十)

  因为我处在靠教室外走廊的角落,外面巡逻的老师跟本看不到我,而且在我

身后的教室门也是锁着的,也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从后面进来,我便摸索着把手

慢慢伸入风光裙里面,想就在教室里把我的丝袜给脱了。

  这时连我自已都不禁为我的大胆想法而震惊,心脏「怦怦怦」像打鼓一样,

差点要蹦出体外。心里虽然直哆嗦着不停,可我还是在暗暗在为自已加油:『谢

沐,你行的,你是暴露狂,这点事绝对难不倒你。』我心里有如千根丝,乱成一

团麻,虽然紧张,但我伸在风光裙里的两只手却在缓缓地剥我的丝袜。

  『谢沐,脱了它吧!加油!不就是脱个丝袜吗?难道作为一个暴露狂,这点

事就难倒你了吗?』我默默地唸叨着自已,心一狠,闭着眼一下把丝袜脱到了膝

盖上。我摸到了丝袜上面居然还有点湿湿的,原来下体的淫水早就氾滥成灾了。

  「谢沐,你在干嘛?」这时坐在我旁边的林玲注意到了我的异样:「你……

你……」林玲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用手狠狠地捂着自已的嘴巴,可能是她

怕刚刚不小心会叫出声来吧!

  我赶紧给林玲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对她说:「你想干嘛?大惊小怪,

不怕周围人发现我的秘密吗?」我故意用恶狠狠的眼睛蹬着她,继而给她一个神

秘的微笑:「我打算在这里把我的丝袜和我外套里面的汗衫脱掉,你可要做我露

出的帮凶哦!」

  林玲看着我已脱到膝盖上的丝袜,不禁苦笑了一声,似哭似笑做个无奈状:

「你啊……哎!好吧,真把你没辙了,我还真佩服你的胆量。这里可是教室,全

都是认识的人啊!到时要是暴光了,可别怪我只为我自已辩解,我可不想明天跟

你一起上学校『光荣榜』。」

  顺势林玲便朝我坏坏的一笑,还帮我把她书桌里面的书全拿出来放在我们俩

的课桌上,把书包跨在她的右手边,这样便尽可能的挡住了周围的视线。我不禁

感激的对林玲的配合说声感谢,不禁还调侃了她几下。

  「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可还真是个很称职的帮凶哦!」林玲握紧拳头,摆

出个要打我的样子,害我立马唯唯诺诺,好像公主做错了事一样。

  我像做贼似的慢慢地从脚底把丝袜彻底剥出来,老师现在正认真的讲着课,

根本没注意角落的我,而且所有同学们都在注精会神的听着老师讲解。我胆子越

来越大,凭借着课桌上的书本挡着的原故,打算进行下一步动作,脱我里面的汗

衫。

  这可不比丝袜那般简单了,丝袜完全在下面进行的,不稍加注意根本就不知

道我在干什么。但是里面的汗衫却要全裸上身才能脱掉,以我书本的高度,直坐

着身子就会让前面的老师或要掉头的同学看到我的裸肩。这时突然我有点胆怯,

毕竟跨出这一步要有非凡的胆量,抓着我已解开扣子的牛仔外套次次不敢下手。

  这时候林玲注意到了我的窘样:「谢沐,怎么了?哎!想不到你也有胆怯的

时候呀?」林玲故意把声音拖得长长的,心怀鬼胎的向我摆摆手。

  可能是受了林玲的刺激,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恶从胆边生」。虽然我对

林玲当然没什么恶意,可我体内的露出淫虫有如万只蚂蚁叮咬,哪受得了。

  我缩了下身子,尽量把头压低些,缓缓地把汗衫从腰间向上提,外套早就脱

了,连同丝袜一同给林玲帮我保管着。此时我每做一个动作内心都会挣扎万分,

感觉教室里所有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我正在做这些羞耻的事,内心的刺激牵动着

我体内的每一跟神经,现在在我的眼前,彷彿现出了一幕幕惊诧的画面。

  「太淫荡了!太变态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居然在教室里脱光了衣服!」

  「你看,她下面是什么?哎呀!她下面还插了那么多支笔。」

  「钢笔,圆珠笔,还有铅笔,还有……都插进去了耶!」

  「是啊!那么多笔,怎么插得进去哦?下面也太大了吧!不会痛吗?」

  「太变态了!以后可别说我们居然有这样的同学,太可耻了。」

  ……

  我看到所有同学们都聚集到了我身边,都用恶毒恶心的语言辱骂着我,而我

却正在用那十几支笔狠狠地插着我的下身,汩汩的淫水如洩了堤的洪水。此时老

师也走了过来,用她那指挥棒同时使劲地插着我的肛门,我顾不得周围所有同学

的侮辱,疯狂地享受着此时的高潮。

  此时不知谁在我身上吐了一口唾味,接着所有人都在向我吐,我乳房上、大

腿上,还有我正在交合的地方,甚至我的嘴里,全都是。老师也似乎更来劲,把

她那40多厘米的指挥棒在我肛门足足插了一半还要多。

  就在我欲罢不能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只手使命地捂住了我的嘴:「谢沐,

你疯了?不知道你在教室里面吗?还这么张杨,不怕死吗?」

  我缓缓地回过神来,原来刚刚那一幕只是我的幻想,不是真的。我庆幸的拍

了拍胸脯,还处在意犹未尽的我摸摸我的下体,不过下面倒真的插了十多支笔,

在屁眼里面也有一支,这时候我还数了数看看有多少支,居然有十五支之多!而

我的汗衫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脱掉了,甚至连我唯一的风光裙也不见了。

  也许老师和同学们打死也不会相信,现在正有个全身赤裸的女生上着课,而

且下面还插着十五支笔,还有屁股下面那一滩淫水……屁眼里的那支我早就抽出

来了,因为插在里面毕竟不好坐。

  我现在正在为我的大胆而热泪盈眶,我无法想像我居然会在所有同学眼皮底

下全裸上课。我茫然的看着林玲,感激她刚才救了我一命,要不是林玲及时捂着

我的嘴,说不定我刚刚会大声叫出声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林玲把我的全部衣服递给我:「快穿上吧!快要下课了,到时候可谁都

救不了你了。」林玲也因为我刚才失去理智而惊魂不已:「还有,下课后去超市

赔我的六支笔。哼!」

  我「噗哧」一笑,又羞又气,原来刚刚不知道怎么连同她的笔也一起拿了过

来,一起插在了我下面。

  「干嘛呢?我为什么要买?」我指指我的下体,并朝她调皮的一笑:「你的

笔不都在这吗?你可别想我买给你,如果你不想自费的话,自已来拿吧!」

  林玲握紧拳头,做出要打我的样子,我却表示无所谓。又气又急的林玲这时

候拳头还真的狠心打了过来,本来就她那粉拳打在我身上也没什么,可她打得真

是地方啊!她居然朝着我插满笔的小穴一拳狠狠地咂了下去,把原本露在外面的

笔头全部淹没了,一股巨痛让我直翻白眼。

  林玲似乎也看到了我的异状:「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了,很痛吗?我不

是故意的。」林玲很害怕的看着我:「你以前不是把整个可乐罐都塞进去过吗?

我以为这些笔对你来说也没什么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看着急得快哭的林玲,承受着巨痛的我倒有些不忍:「我的傻大姐,可乐

罐是平底,可这笔头是尖尖的啊!要不你来试试,看这么多尖尖的笔头猛地插到

你子宫上面看你痛不痛?」

  我嘴上虽数落着林玲的不是,可心里却不这样想,刚才虽然很痛,可我的巨

穴里面的淫水更快地「哗哗」直往外流。我突然很渴望这种痛楚感,我内心的变

态慾望随着巨痛的消失慢慢升级,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解决我此时的困境。

  对,再让林玲狠狠地打我的下体吧!越狠越好。坐位下面已是一滩水泽,屁

股上也被淫水浸透。不管了,什么耻辱,什么尊言,全都见鬼去吧!我要高潮,

我要刺激。

  我用极度变态淫靡的眼神看着林玲:「来,再用你的手打我的下体吧!等会

我超市给你买笔,不,我给你买十二支。」我把声音压得很低。太害羞了,可我

内心的渴望驱使我这样做。

  林玲有点惊鄂的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说的话:「你……你刚刚不是很痛

吗?看你刚刚死去活来的样子,怎么……」

  「我不怕痛,越痛……我越刺激,没事,你尽管打吧,我不会叫出声的。」

我闭着双眼,把插满笔的小穴对准林玲,淫水直冒的阴道好像正招呼着林玲的拳

头:「尽管狠狠地打下去吧,不用担心。」

  林玲有些茫然的看着我,我的变态慾望让她有些无法释然:「真的可以打下

去吗?那你可要忍住痛哦!到时招引了同学我可救不了你了。」林玲说完便一拳

打了下来,使那些笔更加深入了些,巨痛又猛地传入脑神经。

  当我还在巨痛中未恢复过来时,林玲的第二拳又开始了。这连续的由笔头戳

向子宫的疼痛让我痛苦万分,可在特殊场合巨痛的袭击让我兴奋连连,我双手很

努力地捂着自已痛得变了形的嘴巴。

  这时候,林玲接二连三的拳头又打了下来,好像故意报复我刚才说不给她买

笔,而且还一下比一下重。最后,十五支笔完全插入了阴道才停了下来,最后还

伸出两个手指用指甲狠狠地夹了下我早已涨得像花生米的小豆豆。

  「铃铃铃……铃铃铃……」

  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下课的铃声,原来刚刚玩过了度,当时早就忘了快要下

课了。

  「同学们,起立!现在下课。」老师说完便直接走出了教室。我没有站起来

给老师敬礼,坐在后面的我知道老师也发觉不了,可现在还有满教室的同学怎么

办?等会分散的时候,同学们不可能不会发现我的。

  『我死定了,我死定了……都怪自已,为什么这么大意?现在场面无法收拾

了,可怜的谢沐,你就等死吧!』我现在有如没了脑袋的蛇,身体还活着,却没

有一点方向。

  这时林玲快速的把我往课桌椅下面塞,幸好刚好能容得下我。我蜷屈着身子

瑟瑟发抖。此时的我双手掩面真想大哭一场,山洪般的尿液从我的股间「哗哗」

流出——我失禁了!

  林玲看着躲在桌椅下面的我,有些鄂然,「噢!天啦!你在干什么?你……

你怎么可以在这里尿尿!」林玲大声咆哮着。我擡起头漠然地看着林玲,泪水从

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落。我无言以对,看着阴户还在不停地喷射尿液,可我就是

控制不了。

  「算了,起来吧!同学都走光了。」

  我怯怯的站起身,发现同学真的走光了,他们根本就没看到我,原来这节课

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之后所有同学都直奔食堂去了,我如释重负的轻歎了一

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林玲,然后看看桌子下面一大滩的尿水。一股骚味强烈

的刺激着鼻孔,泪眼哗哗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楞着干什么?去提点水把你拉的尿冲干净吧!要不然下午同学肯定能闻

到骚味。」

  「我的衣服呢?」正打算穿回衣服去洗手间提水,可看到林玲有些不怀好意

的拿着我的衣服向我招摇,我说:「你想干嘛?快把衣服给我啦!」

  「干嘛干嘛呢?你不是很想暴露吗?我想看看你光着屁股去提水,然后把这

里冲干净。哼!要不然不给你衣服。」林玲把我的衣服快速的藏到身后,根本就

没给我的意思。

  「我的大小姐,别玩啦!刚刚还不够吗?你想害死我啊?外面操场上那么多

人经过,还有教学楼也说不定有人会来,你想我红颜早逝吗?」

  可林玲根本不理我的话,我知道她玩得又起劲了。

  「这我可不管,教室里你都敢脱光,居然还敢尿尿,还有什么你不敢的?」

说完林玲朝我神秘地一笑:「我先去吃饭了,衣服我也带走了。等会我吃完饭回

来要是看到这里没洗干净的话,那你就等着来场美女校园裸奔吧!」

  「喂,林玲,你快回来!你这该死的贱人……」我急疯了,嘴里骂骂咧咧追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囉

大家一起来推爆!

要想好就靠你我他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囉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囉

原PO是正妹!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囉

大家一起来推爆!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继续去挖宝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